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能听见画外音 > 164 今晚来我家坐坐吧……

164 今晚来我家坐坐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令人恐惧而战栗的事物?
  
  听起来那么可怕的吗……
  
  好奇宝宝路家主的死鱼眼又亮起了一丝神采。
  
  ——好想康康到底是啥!
  
  不过话虽如此,但路怀秋默默地在一旁观察了一番后,感觉夏至似乎也并没有受到霖霖的任何影响。
  
  两人一直有说有笑地玩着积木,看上去就跟一对普普通通的姐弟没多大区别。
  
  路怀秋更是非常难得地在夏至的脸上看见了笑容。
  
  虽然很轻很浅,难以察觉,但眼里的笑意无法掩饰。
  
  看得出来,夏至是喜欢小孩子的。
  
  路怀秋不由得在心里涌起了一丝敬意……
  
  作为一个极其讨厌嘈杂和喧嚣的人,他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和小孩子打交道。
  
  而且很多时候,你想破了脑袋可能都搞不清楚,为什么那些小家伙的个子小小的,身体里却能装得下无穷无尽的精力。
  
  这倒也就算了,最怕碰到的还是那种混世大魔王一般的熊孩子……
  
  每每碰上这种情况,路怀秋都很想当场脱下自己的拖鞋,让这些祖国的小花朵提前感受一下社会的毒打。
  
  “霖霖怎么了呢?”
  
  路怀秋向身旁的杨媚询问道。
  
  “说来话长了。”
  
  杨媚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一番简短的交谈之后,路怀秋方才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在很小的时候,霖霖的爸爸就因为你一场意外的车祸失去了生命。
  
  从那之后,霖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没有以前那么开朗了,脸上也经常见不到笑容了。
  
  后来。
  
  医院的诊断结果是,霖霖患上了很严重的抑郁症。
  
  从那之后,家里面就经常滋生出各种各样的鬼怪。
  
  黑魂怪,地缚灵,白衣女幽魂……
  
  生活,一下子就变得格外艰难了起来。
  
  无奈,杨媚只能求助于猎人联盟,请求猎人上门除灵。
  
  那天,也是杨媚和霖霖,第一次见到夏至的时候。
  
  夏至这一来,就来了好几年。
  
  基本上每个周末,她都会定期到杨媚家里来看看情况,清除一下房屋内的阴气,然后陪霖霖玩耍和说话。
  
  不知不觉间,霖霖的身体状况也逐渐好转了起来。
  
  所以在杨媚的心里,她一直很感激夏至。
  
  路怀秋安静且认真地听着杨媚的话,不由得陷入了更深的思考中。
  
  或许,这才是猎人真正的伟大所在?
  
  斩妖除魔确实是天职。
  
  但救赎他人的灵魂……可并不是常人能够轻易做到的。
  
  “哥哥,哥哥。”
  
  似乎是看见了站在一旁的路怀秋,杨霖抓起了手里的积木,朝着他扬了扬,露出了缺这一颗门牙的笑容:
  
  “哥哥要一起玩玩具吗?”
  
  “好啊。”路怀秋笑道。
  
  小孩子确实是一种非常神奇的生物。
  
  虽然熊起来的时候真的跟小魔鬼没什么区别。
  
  但当他们乖的时候,简直就是天使。
  
  路怀秋不记得曾经听谁说过。
  
  当小孩子愿意跟你分享他们的玩具的时候,说明他们是非常喜欢你的。
  
  因为对他们来说,他们所喜欢的玩具,就是最为宝贵的东西。
  
  “哥哥,我教你搭城堡吧。”
  
  说着,杨霖真的有板有眼地搭起了积木。
  
  “好啊。”
  
  路怀秋则笑着,同时不露声色地望向他的眼睛。
  
  第一反应是,果然不愧是小孩子,眼神永远清澈而明朗。
  
  路怀秋看过自己小时候的照片,清晰地记得自己以前也是这样的眼神,虽然他的眼睛并不是很大。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了无精打采的卡卡西版死鱼眼。
  
  这时候,他似乎感觉到,夏至的手似乎从身后扯了扯他的衣服。
  
  大概是夏至的某种提醒。
  
  路怀秋确实意识到了,但依旧还是稍微晚了一步。
  
  ——杨霖的目光,已经撞上了路怀秋的视线。
  
  刹那间。
  
  路怀秋只觉得眼前的场景,如同山崩海啸一半剧震了起来。
  
  黯淡无光的,黑压压的天空……
  
  一望无际,延伸到地平线远端的阴森大墓地……
  
  裂口女的尖笑,手中匕首所沾染的鲜血……
  
  面无血色的死者的凝视,尸体上逐渐生长而出的淡淡斑痕……
  
  就好像。
  
  在与杨霖对视的短短一瞬间之内,路怀秋的脑海中,迅速却完整地放映了一百场惊悚电影。
  
  不仅有霓虹国的剧情流惊悚,更有欧美的特效视觉系惊悚……
  
  本来路怀秋看到恐怖片就少,还是连看柯南的时候都感觉有点心悸的那种。
  
  这一波突如起来的情况,着实是让路怀秋的内心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直到大腿上突然传来的剧烈疼痛感,才让他登时回过了神来。
  
  ——是夏至下的手。
  
  在做这个小动作的时候,她依旧笑着在跟霖霖玩着积木,完全没有任何地异样。
  
  路怀秋眨了眨眼睛,再环顾了一下四周。
  
  ——一切似乎都显得非常平和的样子。
  
  并没有人知道,在刚刚短暂的一两秒钟之内,路怀秋究竟经历了什么。
  
  很快。
  
  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
  
  差不多也到了饭店的时候了,夏至和路怀秋两人便向杨姨道了别。
  
  临走之际杨姨还一直在挽留两个人留下来一起吃个晚饭,但夏至说因为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忙就婉拒了。
  
  即便如此,杨姨还是强行塞了两大袋水果和零食之类的东西给了两人,并且态度很坚定地要两人收下。
  
  无奈,路怀秋和夏至只能提着大包小包的,从居民楼里面走了出来。
  
  “杨阿姨人真好。”路怀秋道。
  
  “是啊。”夏至道,“虽然我觉得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但看到霖霖逐渐好起来,我挺开心的。”
  
  “那个孩子,究竟怎么了?”路怀秋问道。
  
  “心魔。”
  
  夏至道,“一种不算特别罕见的诅咒。”
  
  “负面情绪在体内堆积过多过久,如果不及时地释放出来的话,就会逐渐滋生成妖魔。”
  
  “这种妖魔会寄生于体内,逐渐腐蚀掉人的意识和灵魂。”
  
  “最终呢?”路怀秋道。
  
  “神志和意识被彻底吞噬,成为‘死徒’。”夏至道。
  
  所谓死徒,指的是一种等级排在e阶以下的低级鬼怪。
  
  说是鬼怪,但本质其实就是一具被掏空了精神和灵魂的人类躯壳,没有智慧和思考的能力,只有本能的觅食性和杀戮性。
  
  听起来有几分像是枪战游戏中“僵尸”一类生物的存在。
  
  无论是久远的年代还是如今,死徒的数量其实都不少。
  
  因为老一辈那一代的生活比较艰苦,很多人过得不好,负面情绪也很多。
  
  而如今,日子确实好过了不少。
  
  但生活条件变高了,得到幸福感的标准却也蹭蹭蹭地上涨了。
  
  孤独,疲惫,迷茫,无止境的工作……
  
  各种各样的压力,也在冲击着这一代的年轻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