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互穿之世子他画风不对 > 第241章陆蔚漳提亲

第241章陆蔚漳提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一向从不迟到的辜先生居然迟到了。
  
  学子们等得好一会儿,先生才来。
  
  辜先生脑门上还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马上就有人拿着书想上去背书,辜先生却是把手一抬,把背书的人赶下去,
  
  “今天不背书。”
  
  “辜先生,不是说好今天要背赈灾策?”
  
  辜先生先坐下,喝了一口茶,
  
  “赈灾策先暂时不学。”
  
  “那学什么?”
  
  辜先生把茶杯放下,
  
  “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掷果盈车的典故?”
  
  立刻有人抢着回答,
  
  “掷果盈车的典故来自于潘安长相俊美,于是一出街的时候,很多人都拿瓜果扔向他的车,等他出一趟门回来,便是满载而归。”
  
  辜先生道,
  
  “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迟到吗?”
  
  学子们摇头。
  
  辜先生道,
  
  “江若弗。“
  
  “你知道吗?”
  
  众人的视线齐齐望向江若弗。
  
  江若弗心里也大致明白是个怎么回事了,她硬着头皮站起来,
  
  “知道。“
  
  辜先生悠悠道,
  
  “本来按照一贯的时辰出门,我不至于迟到,但偏偏遇上了你。”
  
  “江若弗,你给我背一下长生殿第十三出。”
  
  众人惊诧,
  
  “先生,长生殿可是……”
  
  众人俱是惊诧,因为长生殿是戏,而且还是不大入流的戏,寻常人学经问典,谁会去学这种戏?
  
  更何况辜先生根本没有叫他们背过,江若弗如何能背,还是指名章节的背。
  
  而江若弗却松了一口气,正因为长生殿是戏文,而曲谱大多固定,她还真的就熟读于心,在弹奏的时候看着词文,就算是再不会背诗文,也难不记得,
  
  “双调引子·秋蕊香,副净引祗从上,狼子野心难料,看跋扈渐肆咆哮,挟势辜恩更堪恼,索假忠言入告。”
  
  江若弗开口背了没几句,满堂又惊又喜,喜是江若弗居然背得出来,没有被先生为难住,惊是江若弗居然连词牌和曲调子名都记得清楚万分,甚至于连副净的科都记得。
  
  天呐,江若弗还是人吗?
  
  平常的诗文倒背如流也就罢了,语出惊人他们也能习惯了,但是就连这种诗文都能够背得丝毫不漏,连同诗文里面的词牌和人物动作都记得一清二楚,这就已经不单单是记性好这么简单了。
  
  非人哉啊!
  
  谁能看一遍戏文就能记得这么清楚?
  
  他们看戏文就是图个乐子,江若弗看戏文,看完居然能把戏文背到这种程度,这还是人吗?
  
  他们就算看个十遍也记不得啊!
  
  江若弗心里有数,这一回先生抽她背的东西确实有些怪异,恐怕在场的除了她也没有人能背出来,对于四面八方往过来的震惊的目光,她早有预感,只是当做没有看见,流畅地将戏文背下去,
  
  “邪当断勿狐疑,周昙祸稔萧墙竟不知,储嗣宗。壮气未平空咄咄,徐铉甘言狡计奈娇痴!郑嵎。”
  
  辜先生听她背完,第一次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因为他自己都不会,也不知道江若弗有没有背错,这厮是刻意为难江若弗,但看她气定神闲的样子,想必是胸有成竹,
  
  辜先生摸了摸稀疏的鬓发,
  
  “既然倒背如流,那应该知道长生殿是写谁的。”
  
  江若弗应道,
  
  “杨贵妃和唐太宗。”
  
  辜先生点点头,
  
  “没错。”
  
  “杨贵妃姿容出众,被择为嫔妃,却是唐太宗从自己的儿子那儿挑来的。”
  
  “杨贵妃无疑也拥有掷果盈车的美貌,只是却没有利用好上天赐予她的美貌,利用容貌狐媚惑主,令反人认为她就是祸害政治的罪魁祸首,最后被吊死在了马嵬坡,还落了一个祸国妖妃的名声。”
  
  “坦言之,先生也觉得生得美貌是一种优势,可是盛世需要美人点缀,乱世需要美人顶罪,杨贵妃实际上并没有做出太过分的举动,可是乱党依旧认为她是祸国的根本。”
  
  “洛神身为皇后,却传出了和父子三人不伦的传闻,洛神赋也出自夫弟的手,更是说不清,她死后糟糠塞口,乱发覆面。”
  
  辜先生特意提了洛神,并非无心,世人将江若弗比作洛神,认为她有洛神的仙子之貌。
  
  他苦口婆心道,
  
  “纵观千古,没有多少个美人是拥有好结局,盖因为这些美人只是历史车轮下的沙粒,仅仅只是徒有美貌罢了。”
  
  江若弗认真道,
  
  “学生受教。”
  
  辜先生说完,摆了摆手让她坐下,开始抽人背诵赈灾策。
  
  众人的目光时不时望向江若弗,少见辜先生有这么有耐心的时候。
  
  而且众人也都回过味来,原来辜先生迟到,是因为江若弗?
  
  课上完了,众人都准备离开,辜先生却让江若弗止步。
  
  辜先生摆摆手,
  
  “你跟我来。”
  
  江燕和江婉蓉本和江若弗走在一起,江若弗见状便让她们先走。
  
  江婉蓉担忧道,
  
  “若弗,今天你让先生迟到了,先生不会为难你吧?”
  
  江若弗道,
  
  “没关系的,你们先回去吧。”
  
  江燕忐忑道,
  
  “那我们先回去了。”
  
  “等会儿我去哪儿找你做功课?”
  
  江若弗道,
  
  “去内史府吧。”
  
  江若弗忙跟着辜先生走了,江婉蓉还道,
  
  “我家离内史府可近的很,待会儿我也去吧。”
  
  江燕点头。
  
  江若弗跟着辜先生走,一路上都很忐忑,而辜先生也不发一言。
  
  两人最后走到了辜先生在学院的书房。
  
  辜先生打开门,江若弗跟着进去。
  
  辜先生摸了摸稀疏的鬓发,
  
  “挑吧。”
  
  江若弗不解,
  
  “啊?”
  
  辜先生面对着高抵房梁的书架,
  
  “你想要什么书,都从这挑,不管是孤本还是珍品,都可以带走。”
  
  江若弗转开视线去看那书架,上面密密麻麻插满了书,而且大多不是一般的书,而是珍惜的古籍。
  
  这些是……辜先生只送给喜欢的学子的古籍?
  
  可是,不是说之前拿过最多的学生,不过是拿过两三本,而且还是辜先生给的,没有机会挑。
  
  辜先生的书房在书院可是个不准学子们轻易靠近的地方。
  
  几乎相当于是禁地了,所有学子只能远远的看着,却都没有接近的机会。
  
  辜先生这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