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宋末崛起 >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不靠谱的帝王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不靠谱的帝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花在太原盘桓了数日,秦延放下公务,每日里只是陪着母子二人,拟补一下多年的愧疚。
  倒是让多智对他依恋起来,颇有些父子的模样了。
  待得送走了那花一行人,告之尽快将多智送来太原后,秦延重新上路。
  他此番还是北部的州县,太原和府州骑军的整训都有人专职负责,他足以放手让他们施为。
  他巡视的是太原府和代州、忻州、岚州等处的州县的乡兵,也就是强壮、弓箭社等乡勇。
  以往大战一起,这些乡勇就成了摆设,实在是军阵上不了台面,去了妄送性命,也就是和厢军一同运送一下辎重而已。
  但是此番北虏骑军肆虐,连运粮都免了,只能困守乡里。
  这不是秦延愿意看到的,这些乡勇还是极为有用的,别的不说只说打冷枪放冷箭就足够北虏头疼的,毕竟北部一带山地众多,便于埋伏偷袭逃匿。
  秦延带着亲卫巡视州县,首先迫使这些州县选出隐秘之地将库藏司的一些黍米豆子藏匿城外一匹,秦延派人点收地点。
  秦延没有要求将这些米粮送往太原,还是这些州县库藏所有,再者这些粮米秦延要求都是数年的陈腐米粮豆子非是最新产出,加上秦延如今河东第一人的地位压迫,所有的州县谁不给个面子,此事倒也推行的极为顺利。
  同时,秦延每到州县必然检点当地的强壮、弓箭社等乡兵,宣讲的就是打冷枪的技巧,怎么冷箭伤敌,或是伤马,一击后如何按照选取的后路逃匿无踪。
  按说这些都是一些丧气话,两国战事未起,说这些有些过了,但是秦延作为河东权发遣说这么说,谁人可以阻拦。
  于是他所过之处,清清楚楚的讲明了游击战的一些要点,洒下了游击战的种子。
  别看有些乡勇现今不以为然,但是秦延相信,如果看到北虏在家乡烧杀抢掠的时候,这些种子立即会开花结果,现在秦延做的不过是播种而已。
  最为紧要一点是没到州县,秦延都收集当地详细的舆图,命令当地官府收拢熟知当地地势的乡民作为向导。
  秦延清楚,军力不济只能游击,那么天时地利人和每一样都不可缺失。
  辽国上京临潢府西北二十余里,辽国皇帝此时驻跸于此。
  辽国皇帝极为的特殊,他的居住并不固定,追随水草或是根据皇上自己的兴致。
  按说居住在五个京城内,该是舒坦的一件事,何必顶风冒雪的四处漂移呢。
  但是,辽国皇帝就是这个习俗,很多地方都有他捺钵所在。
  而且这些皇帝没有丝毫的不悦,一生中大半时间都是如此度过的,也许宫中京中的岁月太过无趣了,还不如在外游历,随时狩猎饮酒来的畅快,如今的皇帝耶律洪基更是如此。
  耶律洪基的皮室大帐居中,四周是一些小的毡帐环绕着,宫分军骑马此处游动戒备,倒也是戒备森严,别有一番大辽皇室威仪。
  须发已然花白的耶律洪基安坐案后,下面围坐着几个大辽的所谓肱骨之臣。
  耶律洪基同母弟、宋国王、南京镇守、耶律和鲁斡。
  北苑宰相萧不莿。
  北院枢密使耶律哒不也,南院枢密使萧兀纳。
  唯一一个站着的是南院知枢密,北面林牙萧以纳,他此番作为出使大宋的使臣来陛见的。
  老态龙钟的耶律洪基此时面色红涨,他拍击着桌案冷笑道,
  ‘朕真没想到,赵煦这个娃儿敢拒绝我大辽的和议,哼哼,比他的祖宗强,’
  在座各人都清楚耶律洪基肯定不是在夸奖赵煦,而是显示着自己的暴怒。
  耶律洪基虽然这些年来笃信佛教,无心政事,让辽国快速腐坏,但也有个底线,比如绝不可能让大宋灭亡西夏,然后一心一意的怼上大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