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宋末崛起 > 第七章 大宋藩骑

第七章 大宋藩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马上,种师闵和焦思耀讲了半天,焦思耀略一沉思,一声令下几个亲卫四散开去传令。
  种师闵转身扬了扬手,把张荣和秦延叫到了身边。
  焦思耀疑惑的瞥了眼秦延,他没在种师闵身边看到过这个人。
  秦延则是十分感兴趣的看着焦思耀身边的亲卫,这里的亲卫人数较多,看过去得有四五十人。
  而且大多数年岁大点,沉稳些,有些人脸上狰狞的疤痕,很显然这些都是百战余生的悍卒。
  在记忆李秦延知道大宋军将都有自己的亲卫,朝廷的规矩是允许大将有自己的亲卫,战时环卫主将,不过对人数做了详细的规定,都监最多七十人,一路的兵马都钤辖最多百人,一路的兵马都副总管最多二百人,这些都是军中老卒充任。
  当然了这些老卒的军饷大部分都是朝廷支付,这是为了防止这些悍卒依附军将,最后成为私兵。
  但是由于战事频乃,亲卫如果不唯军将是从,造成号令不行,所以最近二三十年很多亲卫私兵化,种家和李家都是如此。
  秦延是第一次看到规模这么大的亲卫,作为一个后世的军人这是一个好好观看所谓大宋真正雇佣军的机会。
  这些脸上很平静,手上关节粗大,皮肤粗黑,显然颇有一定的战力,和平日里看到的禁军有很大不同,秦延看到过报警的鸣镝、锣鼓传来,有些禁军士卒惊慌失措的模样。
  远处尘土高起,几个军将在两三个亲卫的随扈下打马而来。
  “见过都监大人,”
  几个军将下马后施礼,然后在焦思耀身前叉手而立。
  这些人中就有李盎,他瞄了眼种师闵,感觉这次都监召集他们和种师闵这厮有关。
  接着他看到了种师闵身后那个高大身影,他没忘了这厮在他面前的倨傲,狠狠的剜了眼秦延。
  看到所有人到齐了,焦思耀清清嗓子威严道,
  ‘诸位,方才种指挥建言本将在路上埋藏粮秣,然后带着少部分的粮秣立即轻装前行,也好尽快能接济大军,否则时候不豫,本将这才召唤你等前来商议,’
  节制禁军的一个步军指挥和藩骑都监马贵看看没有言声,其他的两个节制民夫的指挥也保持了沉默,他们的眼神在种师闵和李盎间闪烁,李盎则是第一个反对,
  “禀都监,这次押运粮秣,如果不能把全部的粮秣运到军前,我等都是重罪,现下把这些粮秣埋下,虽然我等可以大大提速前行,但是这些粮秣有些好歹,种副总管、李转运使可不会饶了我等,”
  李盎也是寻了一些不错的由头反对,他估计这是种师闵为了接济前方的种谔等人提的建议,这计策不错,但是他心里早有算计,不能让这个建言通过。
  这次五路围攻西夏溃败,种谔可能官位不保,但是由于前面有米脂大捷,所以贬官而不去职的可能性最大,那么如果粮秣接济不上全军溃败,到时候是不是种谔只有去职待勘,甚或半路上兵败而亡呢,那么身为鄜延路第二将,鄜延路都监的老爹岂不是有机会上位,再则,种家也会遭遇重创,这就李家的机会。
  焦思耀捻须不语,将令是鄜延路经略使沈括大人亲命,让他把粮秣送到前方,和转运使李稷大人汇合,接济就要断粮的大军。
  这个将令可是命令他将全部军粮送到,为了这四千石的粮秣,沈括大人已经把所有的民夫征用运粮,人手不足甚至征用了一部分妇人来运粮,可见情况危急。
  如果他不能把全部军粮送到前方,导致大军溃败,他决计逃不了好去。
  埋藏一些,然后带着少部分快速运抵,接济大军,回来路上挖开窖藏就粮确实是好办法,但是万一窖藏出了问题就是大麻烦。
  焦思耀左右犹疑。
  李盎一看心中一喜,嗯,这位焦都监犹疑的毛病又来了。
  种师闵当然也看出了焦思耀的犹豫,立即道,
  ‘禀都监,问题是我军的骡马还有耕牛这些天折损严重,已经有两成多不堪使用,如果继续这般前行,还没等汇合,可用的骡马已经不足以把这些粮秣送到夏州银州,因此,属下建言埋藏一些,带走一些粮秣,加快速度前行,’
  ‘你怎晓得这些,’
  李盎大惊,他没想到平日里的直肠子种师闵竟然可以注意这些,奇了怪了。
  “哼哼,小爷关心叔父,不,对大军安危关切甚多,左右思量后发现的,”
  看到他占了上风,李盎如此惊讶,种师闵得意洋洋道。
  焦思耀一怔,立即看向身后几个士人打扮的人,
  “刘夫子,种指挥所言是否属实,”
  ‘这个,’
  其中高瘦一人想了想,
  “前几日有些折损,这五日忙于其他没有多看,待卑职考略一二。”
  刘夫子说完立即带着两人转身离去。
  过了一炷香时间,刘夫子等人匆匆而回,
  “禀都监,陈都虞候言,现下只有十余匹备马和备用的耕牛,明日后日骡马再有折损将有粮车没有牛马拖带,”
  焦思耀大惊,如果没有牛马拖带,那么只靠人力是无法把这些粮秣运到前方的,别看让人帮着拉车,填坑,搭桥等活计可以,但是如果让人运粮,那绝不可能,这次数千石粮秣均分到每个人要一石两百多斤,一个人可以背着走多少步,这可还有两百里山路呢。
  “那也不可丢下一些粮秣,如果有了闪失,被羌人发现擒获,是否算是资敌,”
  李盎一看行事不好,立即补刀。
  焦思耀这个纠结,他有些左右为难,让一个无决断的人做出这样干系大军和他自己官位的决断太难。
  种师闵大怒,立即和李盎争吵起来,两人争吵了盏茶时间,其他几人默默无言,谁都明白这是种家和李家在较劲,其他人最好还是闪退。
  争吵无助于解决问题,只能让事情烦乱,种师闵最后心烦意乱的看向身后的秦延,他不知不觉的向秦延求助,
  “某听闻种太尉因为粮秣不至迁怒李转运使,言道大军败绩尽皆李转运使之过,李转运使窘迫非常,此危急时刻粮秣拖延未到,李转运使会否迁怒各位官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