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4章 第 179 章

第4章 第 17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年后。
  
      三月芳菲,春风拂绿京城,会试三年一比,皇城下金榜张出,又一批国之英才新鲜出炉。
  
      领进士巾袍,上金殿唱名,出长安左门,状元领头,榜眼探花紧随其后,三鼎甲簪花跨马,领近三百名进士招摇过街,伞盖仪丛,荣耀归第。
  
      这是进士们中榜后最风光的一日,好比新嫁娘出闺成大礼,凤冠霞帔,红妆十里,进士们个个昂首挺胸,神采飞扬,接受着道旁百姓们欣羡的指点赞赏,尤以跨在马上的三鼎甲所受瞩目最多。
  
      而这三鼎甲里,又以探花风头最盛,甚至压过了状元。
  
      这并不难理解,因为状元榜眼皆是四十岁上下,一副饱学持重之相,与之相比,后面的探花看模样连二十都不到,如前两位的子侄辈,年轻得不像话,他一张脸还生得眉清目秀,在大红罗袍的映衬下,愈加显得秀逸非凡。这样的小探花,简直是戏里才会出现,完美契合了闺中少女们的含羞想象。
  
      从道旁掷向他的鲜花鲜果已经多到毫不出奇,胆大的姑娘甚而连荷包香帕都扔了出去,却也并没人嘲笑,只是激起一阵阵善意的起哄。
  
      不过这些物件基本近不了小探花的身,随同有执矛护送的卫士,大道宽阔,进士们行在正中,姑娘们的手劲有限,扔出去的物件一般擦到卫士就落下来了。
  
      但来自高处的落物就没办法防备了。
  
      围观进士游街最好的有一处群荟楼,二楼临街的各处雅间洗面早早就叫人订了一空,此刻窗扉皆是半掩半开,从里面若隐若现地探出些脑袋来,时不时扬下一阵轻声笑语,到进士队伍路过时,便有皓腕伸出,悄悄投掷下些鲜花来。
  
      能在这一天在这里订位的人家非富即贵,女眷规矩也严谨,掷花便算难得的宽松消遣了,荷包之类是断不会乱扔的。
  
      跨在马上的小探花目不斜视,抬手把落到肩上的半朵桃花拂落,挺直腰板跟在状元后前进。
  
      “我扔到了——呀,”群荟楼二楼一扇窗后的娇软欢呼中断,转成了低落,“他扔掉了。”
  
      “乖宝,不难过,他还没走远,来,看爹的。”
  
      随后出声的男人身着锦袍,大包大揽地一挥手,把席上摆着观赏的细颈瓶里的一大把时令鲜花不论品种全拔了出来,然后把窗扇推到大开,眯了眼,瞄准正过去的小探花的背影,甩手一扔——
  
      他瞄得很准,但力道太大,一大把各色鲜花连枝带叶兜头扔去,砸得小探花满头满脑,进士巾都被带歪了。
  
      少女惊呼着探出身去:“爹爹,你怎么使这么大力!”
  
      “……”
  
      这是哪来的莽姑娘!
  
      叶明光冷不防让砸懵了,愣了下才想起来扶正巾冠,再带点恼怒地回身仰头寻找凶手。
  
      “光哥儿!”
  
      响亮的唤声伴着哈哈哈的粗豪笑声飘下来,叶明光同那锦袍男子目光对上,大为怔愣:“——徐叔叔?”
  
      他忙在马上拱手见礼。
  
      徐世子半身探出窗外,满面笑容地冲他比了个大拇指。
  
      他旁边还探着一个纤细的身影,也伸出手冲他摇摇,不过动作婉柔得多,一张粉白笑脸灿如她捏在另一手里的一枝桃花。
  
      叶明光略有些失神,这是——端姐儿?
  
      经年不见,她由娃娃抽条成少女,长大了好些,若不是他记性好,仍能辨出她眉目间那股始终未变的娇意,这仓促惊鸿一逢,他在马上,她在窗后,他恐怕都未必认得出来。
  
      徐世子嗓门大,别人为他的声音惊动,循声望过来,隔壁雅间看热闹的恰是个认识他的,隔窗扬声问道:“呦,世子爷,您几时进的京?这新科探花您认得?”
  
      “我一个世侄!”徐世子先自豪地答他,“在我家住过一阵子,他秀才就是在我家时中的。”然后才道,“才来没两天,京里的房子还乱着,等过几日收拾好了,请你来喝酒。”
  
      那人忙笑道:“我一定来!”
  
      “你快回来吧。”沈少夫人受不了地拎着徐世子后心的衣裳把他拖回来,“还炫耀呢,哪有你那么扔东西的,明光斯斯文文的孩子,哪经得起你的手劲,以为是你手底下那些粗人呢。”
  
      “我高兴嘛。”徐世子笑呵呵地配合着缩回身来——他不配合,沈少夫人根本揪不动他,“你说他们叶家的风水怎么那么好,这样聪明的哥儿都养得出来,我们府里那么些小子,一等一的好先生请着,结果比得上他一半的都没有。”
  
      沈少夫人道:“这怎么好比,人家从文,你家习武,几辈子都这样下来,早惯了,一时要改怎么改得过来。”
  
      她说着,看见仍站在窗边的女儿,又叫她:“端姐儿,明光早过去了,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
  
      徐佩只是呆立,恍若未闻,还是守在一边的丫头含笑凑上去又说了一遍,她才“哦”了一声,慢慢收回身来,转过来的脸红红的。
  
      沈少夫人才进京来,身上还疲乏着,没留心她的情状,只以为女儿脸嫩让风吹红了,向她招手:“过来坐罢,明光回去应当会和珠儿说,过不几天就该上门来了,要叙别情那时再叙,如今隔这么远,只是看个热闹,话是不好说的。”
  
      徐佩应着声,她从小受宠到大,很敢说话,坐下后过一时就憋不住了,依向沈少夫人悄悄道:“娘,叶哥哥长大后真好看呀。”
  
      “他小时候也好看,”沈少夫人笑道,“你还记得吗?那时候别家的哥哥带你玩,你都不怎么乐意,就愿意跟着明光,说他头发卷得好看,还闹着要摸,明光脾气不错,倒肯哄着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