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7章 第 180 章

第7章 第 18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少夫人的回音很快给了,说才到京里,家里还有些东西在收拾,有些乱,不过珠华不是外人,想去随时可以去,这几年两边虽没见着面,书信没断过,她知道珠华有了两个孩子,让方便的话,最好把孩子也带过去让她看看,小探花如有空,能一起来就更好。
  
      珠华就拖家带口地去了。
  
      到了宅第一看,确实还在收拾着,徐世子定下要上京的时候,这宅子本已开始修整起来,弄得差不多了,但徐世子自金陵来,随船带了许多新箱笼物事来,这些东西要规整归位,自然也需要一些时间,这就难怪沈少夫人没有先送信给她了。
  
      两边见了面,一番亲热情状自不必说,沈少夫人说起她上京的缘故,原来有两桩,一桩是有位徐老夫人的知交老夫人过寿,二桩是为着徐佩。至于徐世子,他正好有公务,就随着一起来了,不过他逗留的时间不长,一两个月就要回去了。
  
      徐佩在场,正逗着苏玉和瑾哥儿两个玩,沈少夫人就说得比较隐晦,不过珠华听出来了,徐佩今年十三,是个小小少女了,有些该考虑的事,可以考虑起来了,金陵是个好地方,然而毕竟是旧京,论起婚事,选择面就不如新京里这么大了。
  
      沈少夫人带着女儿来,贺寿都只算幌子,给女儿寻摸一门称心如意的好亲事才是真的。
  
      “舅舅啾啾——”
  
      这是瑾哥儿的叫声,叶明光行完礼要出去,他眼尖见着了,发出了不舍的召唤声,这个称呼是开口音,对小孩子来说比较好发,瑾哥儿就很愿意叫,有时候能连着叫出一长串来。
  
      叶明光脚步有些迟疑,转头望瑾哥儿——同时也望见了坐在旁边拉着瑾哥儿小手的徐佩。
  
      然后他很快把目光移了开去。
  
      珠华心觉不妙。
  
      叶明光算她一手带大的,他因过人聪慧而自信,正常望人的时候目光坚定,什么时候也不会出现这种飘忽的情况。
  
      飘便飘了,他耳朵根还红了!
  
      珠华慢慢作不经意状转望徐佩——好么,这小小少女更掌不住,岂止耳根,一张脸全红了。
  
      这情状,让她几乎条件反射般想起当年苏长越中举人后,去张家找她时的情景。
  
      作为过来人,她想骗自己没事都办不到。
  
      弟弟的桃花开得太突然,珠华很苦恼。
  
      打叶明光去年中举后,有意来给他说亲的人家就排成了队,珠华试着和他聊了聊,发现小少年郎心/如铁,压根儿没开窍,她便也不管了,凭是什么样的好人家都先推了,让叶明光专心准备会试,考后再说。
  
      不想这“再说”来得如此迅猛。
  
      徐佩当然是个好孩子,家世好教养好心地好,叶明光也是个好孩子,单论个人的优秀程度,很少有人胜得过他,但加上家世就——
  
      就算他如今中了探花,要配魏国公府下一代的嫡长姑娘也还是太单弱了。
  
      珠华可以很坦然地面对这一点,她也不想勉强硬上,弄出个“齐大非偶”的局面,但她还是有点遗憾地心不在焉。
  
      叶明光出去后,沈少夫人好像也不怎么在状况了,不知是发现了这一点,还是理家务累着了,给两个小团子塞了一堆见面礼后,又说了一会话,两边就散了,沈少夫人没有坚持留客,只是道:“等我家里好了,再请你来吃宴。”
  
      珠华有点心虚地应了,她不知道自己这心虚怎么来的,大约是因沈少夫人待她那么好,她弟弟却同人家的独女来了个一见钟情,虽然没任何实质接触,她也有点挖了人家墙角的不自在感。
  
      等回了家,让丫头看着两个小的,她头件事就是拎过叶明光去探问。
  
      叶明光起初只做若无其事状,但在相依长大的姐姐面前,到底憋不住太久,漏出句话来:“早知道我该考个状元。”
  
      这是嫌自己名次低了。
  
      珠华心酸又忍不住笑,她懂叶明光的意思,真入官场,状元探花一般从六七品做起,差不上多少,然而他没有别的可以努力的方向了。
  
      珠华沉默了好一会,也只能憋出句来:“随缘吧。”
  
      若是别的高门,她未尝不可以努力一把,叶明光做谁家的女婿都是很拿得出手了,并非没有希望;然而沈少夫人多年照拂于她,对她有恩,她反而不便做什么了,再觉得自己弟弟好,家世的差距摆在这里,无法蒙着眼自欺欺人。
  
      她这里安静“随了缘”,徐世子那边却活跃起来,拿沈少夫人的话说,徐世子如今附庸风雅得很,他初进京来,各处的旧交情交际应酬,天天吃不完的宴席,三不五时有了合适的局,就会跑来把他的世侄神童叶明光领走,带着一起到处逛。
  
      珠华暗地里纠结了一下,她原来只和沈少夫人来往,和徐世子仅限于见面问候一声,并不觉得什么,现在叶明光大了,不好再和女眷混,来往的对象变成了徐世子,幸亏叶明光长得和他们爹叶安和不像,那些旧事还可随风而去,不然徐世子掺和进来,可真是——太怪了。
  
      这么过了一阵,叶明光那边还是不知该怎么办,珠华看他的模样不像是一时见少艾而冲动,证据是他已经授了翰林院编修,开始像模像样地当差了,徐世子来找他,他只要休沐还是照常跟着出去,这要换了别人,他哪有这么好的脾气一直应付着哪,徐世子本身是武人,同他在年纪上又差了辈,凑一起去能有多少话说。
  
      珠华也是无奈,在这件事上,既不好鼓励他,也不好打击他,只得由着他去,好在他跟徐佩都大了,见面仅限于问好寒暄两句,不可能独处,闹不出什么事来。
  
      珠华后来又去过徐宅两次,一次正逢着叶明光休沐,他默默跟了,珠华不忍心撵他,领了他一起去,看他跟徐佩两个一碰面,又是一个红耳根,一个红整张脸,这回呆的时候久了些,叶明光还算稳重,徐佩却更收敛不住,一眼一眼地瞄他,还要找话和他说,又说不上两句,磕磕巴巴的,少男少女的情火燃得突然而没有道理,但这件事又需要什么道理呢?
  
      珠华简直想掩面,她比两个当事人更不好意思,完全不敢看沈少夫人的脸色,打那后,好一阵子不敢再上门去。
  
      乱糟糟的心绪里,苏长越的升迁机会倒是争取下来了。
  
      他胸前的补子从白鹭换成了白鹇,仍在詹事府里为官,只是从左司直郎升成了左庶子——此庶子非嫡庶的庶,乃是五品官职名。
  
      为这个升迁,起了场小风波。
  
      这风波倒不是为着这个职位本身,而是升上去之后闹出来的。
  
      苏长越自为官以来,从七品到六品,又从六品到五品,升迁很稳,但撇开他的年龄,单看这个升法的话,就会觉得不那么出彩,太子和苏长越说话放松,为此就和他嘀咕,可惜万阁老倒时他资历太浅,升不上去,不然那时乘着吏部尚书一同倒台,底下牵连一片空出了好些职位,往里面的四司选个郎中,又清贵又实惠,若是运道实力够,以后就在吏部里从侍郎尚书一路升上去,一条现成的青云梯就搭起来了。
  
      这其实不过是句玩笑,当时空出来的缺早都叫人填满了,那些好位置千金不换,后面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哪那么容易到手,太子随口一说,苏长越也没当回事,说过就过去了。
  
      却不知怎么泄了出去。
  
      沈少夫人摆宴,下了帖子来,珠华不能不去,赴宴时让人当着她提及了起来,珠华看脸是个不大理会俗务的人,那人大概以为她不懂得其中关窍,言辞暧昧地奉承她,说苏长越前程大好,来日可期。
  
      珠华在经济上确实不大通,捏着大笔嫁妆都不晓得该做什么生意,只能卯起来买地,但论学问政治,她打小同叶明光一道学起来的,惦记着要给神童弟弟做榜样,她一直没敢偷懒,及到嫁了人,苏长越不那么忙时也肯同她说些外面的政事,这么耳濡目染着,她同正经政客是不好比,然而要跟一般后宅妇人扳手腕,那基本不会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