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178 章

第 17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妇人的脸色蜡黄里透着潮红,她再开口时声音降了下来,但显然心绪并未平复,道:“甘心——如果你是我,你能甘心吗?但不甘心又有什么用,莫说我这个身子这样了,就算我还康健着,我嫁了鸡狗,也只好随了,难道我们这样的人家,还能允我反悔另配吗?这一辈子,无非也就这样,好在我快熬到头了,往后的日子,就是你了。”
  
      她又拿帕子掩着咳了两声,露出一个有些怪异的笑容。
  
      珠华不叫她“姐姐”了,直接道:“你还不到三十,谁说你这辈子就这样了?你觉得自己活不长了,是因为在这个家里,总是受气,病当然难好,你要换个人家说不准养两个月就好了,我跟你说,你知道我祖母吗——”
  
      她也是急中生智,把从没见过面的叶老太太事拉出来说了,说了一段,见妇人竟是听住了的样子,愈加绘声绘色起来,不管真假只管把叶老太太后来的日子往美好里说,道:“——你说你走不了,你看我祖母,她当年是忠安伯府的嫡长媳妇,世子夫人,不一般也走了,过得好好的?这事一点不假,你若不信,现在就可以着人出去打听,那孟家正跟我家打着官司呢,他家被抄倒了霉,想起我祖母来了,想来赖上我们,我今儿出门,就是为着这桩事。”
  
      妇人呆了半晌,她不说话,珠华一时也不敢催她,只是着意留心她的神色,终于等到她一句:“你祖母是被休的,当然可以离开那个地方,我怎么可能?再说,我这个身子——”
  
      珠华捡准时机逼上一句:“那你就甘心等死吗?我不劝你什么,不过像你说的,你反正都要死了,那还担心什么?我要是你,走到这个地步,谁让我不痛快,我叫他全家给我陪葬!”
  
      “呵呵……”
  
      好似她说了什么很好笑的话一般,妇人摇着头,笑了出来:“小丫头口气倒大,真能信口开河。你要真是我,你有什么本事摆布得了内阁首辅?你以为万家是你们那小门小户,跟丈夫吵了架,抬抬脚就能出走吓人吗?”
  
      她当珠华年轻不懂事,没见过世面,珠华索性也就顺着道:“怎么没有?你不是见到他们把一个侯府姑娘都给害了?我要是你,被逼得没法了,我就去告官。”
  
      妇人更好笑了:“告官?就算官府受理了,万家起码能推出一百个下人出来顶缸,你以为杀人是件大事,其实对万家来说,连一点波澜都不会激起。”
  
      “再说——”她摇摇头,扶着桌面,慢慢站起身来,“算了,不要说了,我难道还真能把我的婆家怎么样吗?不过说两句气话罢了。”
  
      她转身要出去,珠华在她后面紧着道:“你不想怎么样,那就更好办了,就当是给万家找点麻烦,像你告密把你丈夫弄回去挨万阁老的骂一样。你就甘心在家里等死,你丈夫回到扬州去风流快活——”
  
      她未敢把章二姑娘案的真相说出来,只是不断诱导,因为一般妇人嘴上说得再恨,真让她下狠手报复婆家,她可能反而下不了决心了,这妇人果然就是这种情况。
  
      珠华说的同时,也在慢慢站起来,她早就在瞄桌上那个放灯的铜灯盏了,现在屋里没有别人,虽然她怀着身孕,但那妇人风吹就倒的身子战斗力肯定更弱,乘着万公子挨骂没回来前,她若能出其不意制住那妇人——
  
      “你说得有理。”妇人停下了掀帘的手。
  
      幸而她动作缓慢,没立刻转头,珠华忙坐回床上去。
  
      她转过来的脸色变幻几番,苦怨倦恨交织:“算了,还是麻烦得很,我折腾不起了。”
  
      珠华的心才往下沉,妇人接着道:“这样罢,看你我的运气了,你说你夫君会来救你?那就看是你夫君先来,还是他先回来了。”
  
      她继续掀帘,往外说了一句:“茶来。”就走回桌旁,重新坐下,道,“长夜漫漫,反正我也睡不着,就等着罢,有句话你说的没错,我都快死的人了,我还怕什么呢,他们让我这么不痛快,我也让他们难受难受……”
  
      “……”
  
      珠华无语了,久病之人的思路真不可以常人计,很快丫头掀帘送了茶进来,屋里有了人,珠华没把握也不敢乱动了,那妇人还让给她也递了一盅,珠华不敢喝,只是握在手里。
  
      茶水渐温之际,外面传来了动静。
  
      动静不算大,但不太寻常——起码不像是迎接主人回家的动静。
  
      珠华跳下床,这回也不管了,直接快准狠地把蜡烛扳掉,握了那个烛台在手。快得救了,她要这时候被人胁迫住受了伤就太冤了。
  
      倒茶的丫头本想过来,见此只好罢了。
  
      妇人全无反应,只是笑了笑,叹了口气:“看来你的运气比较好。”
  
      她真的是太累了,也太烦了,累到没有力气做什么决定,但真的什么都不做,又不甘心地烦躁不堪。
  
      有人来推她一把,她释然多了。
  
      之后会怎么样,谁在乎呢?反正她快死了。
  
      **
  
      咚、咚!
  
      厚厚的冰层被敲裂开来,击打声震耳欲聋。
  
      随着冰封荷池下一具女尸被发现打捞上来,这击打声跟着也敲响了万阁老的丧钟。
  
      苏长越和晋王闯来那晚,珠华当着晋王的面诱导万夫人确认了荷池底下沉了章二姑娘,虽然其后万夫人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又再反口,但已经晚了,当着亲王面的呈词怎可能再被推翻,晋王让人把万家别院控制起来,然后连夜进宫,太子此时正在皇帝处请罪呢,他知道闯阁老别院的事掩不住,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就很有担当地出头了,不想晋王来说了此事,皇帝震怒,哪还顾得上训子,候到天一亮,即命锦衣卫去砸冰捞人。
  
      捞上来的章二姑娘在池底沉了半年,那模样——真是连她亲娘章太太来都无法辨认了,但不要紧,有万阁老嫡长儿媳的证词,足够用了。
  
      万阁老以往做下的所有罪过,在皇帝那里都不如这一桩严重,什么先帝颜面,老臣体统,万阁老便是掏出面免死金牌来都不抵用了。
  
      锦衣卫很快从别院转移到了万家主家,封门那日,万阁老自知大势已去,一语不发,万奉英没来得及出城,一并被堵了,他还嚷嚷:“你们这些鹰犬,有什么证据敢来封查我家?!”
  
      领头的锦衣卫统领下了马,和气地笑了笑:“万公子请让一让,这证据,搜过了就有了。”
  
      万公子不让,直着脖子还想争辩,一个小旗过来,按着他的双手一剪一翻,就把他捆巴起来丢门后去了。
  
      苏长越准备多时的那一封弹章派上了用场,紧随他其后,快过年的当口,参劾万阁老的奏章硬是如雪片般飞向御座。
  
      没人有心思过年,到处都在传说着万阁老为私欲竟敢自导自演意图将帝王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故事。
  
      拜章二姑娘案终于水落石出,连着又是查抄万阁老家之故,众人的目光全被吸引过去了,掩在这之下的珠华失踪了大半天的事,很容易便遮掩过去了,当然她诱引万夫人的功绩也同时罕为人知,不过这没什么要紧,该知道的,自然是知道,太子已经表示太子妃深宫无聊,让苏长越转告待珠华这阵惊吓过后,养好了身子可以去坐坐。
  
      ……
  
      其实珠华根本没受多大惊吓,她说是被人见色起意,根本连色鬼的面都没见着,很快让救了回来。
  
      她回家先出乎意料地见到了红樱。
  
      红樱是来告辞的,珠华才知孟家的事竟已解决了。
  
      且说红樱好端端在山西住着,不想天降横祸,她跟的那个晋商忽然被人抓了去,她则为人胁迫,要跟进京来做伪证,那晋商只是个商人,没有多大势力不错,但那个胁迫者不知道,红樱却是有关系的,关系是调到山西的张推官。
  
      晋商能钻营,在本地做生意,各样官员的关系网要打探清楚,红樱便是因此知道了张推官到来的事,她在张家犯有旧事,平常不敢去见,但男人叫人捏个罪名抓走了,背后牵扯到要她编话诬陷珠华和叶明光,这她就不能不去了。
  
      张推官听说和外甥外甥女有关,便见了她,听过之后,十分讶异。
  
      原来叶老太太旧事究竟,他竟是知道的,叶老太太在儿子成年后便告诉了儿子,而叶安和不欺暗室,娶张推官妹妹为妻之前,也坦诚把这一点告诉了张推官。
  
      至于张推官没有告诉珠华之故,是因已隔了两代,叶孟两家从无来往,本也不可能再有关系,翻出祖辈旧事来没什么必要,再者,这种后宅恩怨,确实也不大好说。
  
      在张推官诉说的真相里,叶老太太第二回走时根本没有怀孕,她那时“月份”那么浅,哪可能确诊得了,她做出有孕的症状来,大夫顺着说罢了,也没把话说死,但老伯爷不懂,以为一定是有了。
  
      叶老太太这一招不管为报复还是为脱身张推官都以为很妙,但他觉得不好说出来教孩子,就没说。不想几十年后被人钻了空子,扯出来说嘴图赖。
  
      张推官在山西仍旧是管刑名,他保证看顾那晋商在牢里的安全,事了后一根头发不少地把他放出来;红樱就负责将计就计,随同北上,拆穿孟家人的盘算。
  
      “大舅舅真是救难雨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