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166 章

第 16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script>    翌日早上,苏长越轻手轻脚地起来,没惊动珠华,穿戴停当,往东宫去。
  
      他编修之外的那个东宫侍读不是白加的,事实上编修算官职,而侍读才是他的正经职差,他需要按期轮转着去到东宫,为太子诵读讲习经义。
  
      按常例来说,这份职差一般轮不到他,秦学士那个位份来做更合适,他是正经的五品侍读学士,为皇帝或太子讲习是这个职位的差遣之一。
  
      但皇帝就要指一个年轻的,那也没多毛病,苏长越的品级是按着规矩升的,“侍读”后面没有学士二字,不算越级,他一路从二甲传胪到庶吉士而转正编修,这份资历实实在在,再年轻,往太子面前一站也是够格的,旁人至多羡慕他运气好,说不出别的酸话来。
  
      一大早上,东宫里很——嗯,热闹。
  
      这要从前两日说起,且说晋王见太子皇兄太难讨好,他给送了山鸡也还是不冷不热的,不知怎么灵机一动,决定走他的身边人路线,先捡好说话的来拉近关系,太子妃他一个小叔子不便去搅扰,于是,就把主意打到了太子的儿子也就是他的小侄儿身上。
  
      小皇孙才将两岁,年纪小而分量却不轻,是皇帝第一个也是目今为止唯一一个孙辈,晋王和太子处不来,在对付小孩儿上倒很有一套,他没送什么金银珠宝给小皇孙,而是弄了两只刺猬来。
  
      仙鹤孔雀乃至鹿兔之类皇宫内都有饲养,小皇孙往常由宫人抱着去往皇帝面前请安时都曾在路上见过,刺猬这等怪模怪样的野物,皇宫里可没有——有也到不了小皇孙眼前,小皇孙从没见过,又怕又好奇,他由宫人围绕看顾着坐在小圆墩上,刺猬远远摆着,动着小爪子往他那里爬一步,小皇孙都能“啊”地叫出来,拉着宫人的手指着叫她也看,新鲜得不得了。
  
      太子原嫌刺猬脏,要扔了,但见儿子这么喜欢,刺猬这个天气里有点快冬眠的迹象,爬起来缓慢,又有那么多宫人照料,应当近不得儿子的身,便心软下来,想着让他看几日无妨,等儿子新鲜劲过了再扔。
  
      不想,刺猬没近小皇孙的身,却把他给伤了。
  
      天气一日寒似一日,不但刺猬要冬眠,人在温暖的被窝里也恋恋不舍,天光还黯淡着时,太子凭着意志力睡眼朦胧地爬起来,后面有个疑似竞争对手的晋王撵着,太子十分勤勉,早上不要人叫起,总是比预定的时辰还早一刻主动起来,此时殿内还未掌灯,听到太子起身的动静后,原本悄无声息立在四角的宫人们方预备着燃灯过来——
  
      “啊!”
  
      沉眠一夜,太子赶着要起来放水,赤脚踩上脚踏,摸索着要塞进软鞋里去,鞋没找着,一脚踩上了一团硬刺。
  
      ……
  
      再追究刺猬之一是怎么挤到太子这间殿里已然意义不大了,据某个来自乡下的小内侍猜测,可能是因刺猬晚上独自呆着的那间小屋里没有地龙也没放火盆,刺猬冷得受不住,凭动物本能捡着温暖的地方来了,它那么小一团,又灰扑扑的,晚上在太子安寝关殿门前溜着门边爬进来,缩在哪个角落里,人真不大留意得到它。
  
      苏长越来的时候,正见到晋王听到消息跑过来给太子赔礼,太子翘着一只包扎成粽子样的脚,脸色铁青,而小皇孙站在他的脚旁边,呜呜呜哭。
  
      “皇兄,噗——臣弟真对不住,累你受了伤,不过噗——你怎么会踩这么准,又踩这么实在,噗——”
  
      太子:“……”
  
      他那么早起来,人还半瞌睡着,全无防心之下,可不就这样了,谁能想到在自己的床边能踩到一团刺猬!
  
      他的脸色更差了,看上去很想跳起来把憋笑憋得脸都红了的晋王暴打一顿。
  
      小皇孙也凑热闹:“呜呜,爹,爹爹……”
  
      太子对儿子要和缓上不少,忍着气哄他:“别哭了,爹爹没事。”
  
      旁边蹲着的奶娘忙给小皇孙擦着眼泪,又低声劝哄,想把他抱走,小皇孙用力扭着圆嘟嘟的小身子,只是抗拒不肯。
  
      他泪汪汪的黑眼珠还把太子望着:“爹爹,呜呜,爹爹……”
  
      他只是唤,唤一会又往地上望。
  
      太子脚心生疼,注意力难免有些涣散,还未觉出他的意思,奶娘知道,但不敢说,晋王迟钝一会后明白了过来——小侄儿这是还惦记着那两只刺猬,他的小心眼里知道刺猬伤了父亲,是不好的东西,他不应该再要,但又舍不得,说不出明要的话,但也不愿放弃,就在这里耍赖拖延。
  
      晋王知道,伤了太子的小玩意儿——虽然是太子踩了人家,但也无论如何不可能再留在东宫里了,他小声问太子:“皇兄,我那两只刺猬呢?”
  
      太子怒瞪他一眼:“扔宫外去了!你惯会胡闹,今儿幸亏是我踩着,要是大哥儿踩到,他小人儿怎么禁得起,如何得了!”
  
      小皇孙听得一个“扔”字,小脸立刻垮了,泪珠成串往下掉。
  
      晋王倒松了一口气,不是打死了就好,看来太子脸色摆得狠,怒动得还不甚大。
  
      他就上前一把把小皇孙抱起来,颠了两下哄他:“大哥儿,没事,刺猬是找地方睡觉去了,宫里是生地方,它睡得不好,所以到处乱跑,宫外是它的家,它出去了睡得才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