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152 章

第 15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午后时,天空飘下一阵小雪。
  
      苏长越没携蓑衣,不过他运气好,赶在被小雪浸湿衣襟之前进了家门。
  
      珠华不知道下雪,只觉得今日天气好像格外冷些,和弟妹们用过饭后,她往东次间去寻自己的账本,她和苏长越算是共用这间书房——她白日用得多一些,苏长越则是早晚;他这里有什么都不避她,不过她也很自觉,一般从不去翻他的文书——她这个心态是以己度人,总觉得就算至亲至近,也该保留一点**,苏长越愿意敞开给她是他的信任,她对此心领就好,真的下手查岗一样去翻反而不那么对了。
  
      她的账本放在其中一格书架上,随着元宵过去,这个年节等于宣告正式过完,她想算一算这段时间的总花销。
  
      书房里太冷,珠华拿到账本在书案前坐下,不过半刻钟就感觉手脚都冰凉了,底下燃着的一个火盆完全提供不了足够的取暖热量。
  
      站在旁边的小荷也搓着手哈了哈气:“早上还没觉着,这会儿这么冷,奶奶,我再去搬一个火盆来吧?”
  
      珠华冻得半跳起来:“不用了,拿来用场也有限,我到那边炕上看去。”
  
      还是苏长越抗冻,年前的天比这还冷呢,他有时回来查资料写公文什么的,一坐半晚,等忙完了过去上床还是暖呼呼的。
  
      她抱着账本,小荷替她拿起笔墨,小荷离火盆的距离远,冷得还厉害些,手都有些不听使唤了,端砚的时候不留神一拐,把放在书案边上的一本书带落到了地上,从里面还飘出几张纸来。
  
      她不由惊呼:“啊!”
  
      珠华先她一步把书纸弯腰捡起,翻了翻安慰她:“没事,没沾着墨。”
  
      小荷松了口气:“这就好,污了大爷的书就是我的不是了——奶奶,你怎么了?”
  
      她见珠华望着那几张散落的纸张神色忽然有变,有点紧张,只怕仍旧弄污了什么,忙凑上去看,见并无甩上墨点之类,至于别的,她就看不明白了——她不识字。
  
      珠华回过神来:“没什么。”
  
      她把那几张纸原样塞回书里,拿着账本走去卧房,缩到窗下的炕上去,摊开了在炕桌上。
  
      不知多久时间过去。
  
      她什么也没看进去,沾了墨的羊毫笔尖已经变得干挺,她一天的账也没算出来。炕烧得很暖,她脑子里其实是乱的,但抵抗不过生理本能的召唤,眼皮渐渐就发重下垂了。
  
      “奶奶,困了就歇会罢,这账迟一天半日的算也没事。”
  
      小荷的声音在旁劝说着,珠华迷糊着点了头,由她收去笔墨,撤了炕桌,她倒头卷了被子睡下。
  
      心里存了事,尽管眼睛睁不开,却没法睡沉了,且还开始做起梦来。
  
      梦里的人皆是一张模糊面孔,不知男女,不知来历,只没来由有一种可怕的感觉,让她在梦里十分紧张,不停地跑呀跑——
  
      “珠儿,醒醒,你怎么了?”
  
      有人用微凉的手掌轻轻拍了拍她的脸,俯身过来的整个人似乎也带着一种冰凉的水气,和梦里那些辨不清的人影相比多了一种真实感,珠华眼皮颤了又颤,终于一个激灵,被唤醒了过来。
  
      苏长越收回了手,关心地坐在炕边看着她:“怎么忽然做起噩梦来了?你梦见了什么?”
  
      珠华还有点恍惚,心跳也快着,过一会情绪才缓了一些,下意识去摸他的手,反问他:“你衣裳穿少了?手怎么这么凉?”
  
      苏长越笑道:“不少,只是忽然下了小雪,天阴了下来。”
  
      珠华恍悟:“怪不得我在家里也觉得冷,几时下的?我睡下前还没有——你淋着了没有,快去把衣裳换了。”
  
      她边说边转头往外张望了一下,隔着雕花格窗,果见廊外天空中飘下碎蕊般的小片雪花,地下已经湿了,只大约雪下得不久,没怎么积下来。
  
      “没事。雪下下来时我已经快到家了,只沾了薄薄一层。”
  
      苏长越说着,起身还是把外面的棉袍脱了,然后坐回来,作势要上炕:“你睡得暖和,替我捂一下。”
  
      珠华闻言往里蹭一蹭,给他让出外侧的地方来。
  
      苏长越却摇头笑了:“——我开玩笑的,你把被子盖好,别着凉了。”
  
      他自己起身要去找别件衣裳换,珠华终于彻底从噩梦里醒过神来了,拉他:“你上来,先跟我说一说大妹妹的事;再有,我还有别的账跟你算。”
  
      苏长越自律惯了,除了新婚那几天外,别的时候白天都从不在床炕上呆着,但这时候见她头发团散着,脸颊红扑扑地要跟他算账,心下一时好笑,如她的意脱了鞋袜坐到她旁边去,只仍注意着不和她靠得太近,免得把身上残余的凉气传给了她。
  
      然后很有兴趣地问道:“你要和我算什么账?”
  
      “先说大妹妹的事。”珠华坚持按顺序来——她也是真关心,道,“你去秦家怎么样,还顺利吗?”
  
      “秦学士让秦太太给我道了歉。”
  
      珠华不由吃惊:“真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