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148 章

第 14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珠华不认得什么定平侯府的人,但和“章”这个姓结合起来,她有了一点印象——那个在勇毅侯府的荷花宴上喝醉酒的章二姑娘不就是这家的吗?不过当时她和章二姑娘的嫂子坐在同一处水榭里,章二姑娘在另一处,没实际跟她打过照面,不能确定此时这个派头十足的章二姑娘,是否就是当日那个。
  
      这些公侯之家,有的是合用一个大排行,有的繁衍人口太多或分过家或有其它不可说原因排行则会分开各算各的,情形不一,光想分清楚这些就够绕的,要么说大家媳难做呢。
  
      珠华起先没有在意,元宵佳会,满城胜景,出来游玩的人多着,碰上几个熟人也很正常。
  
      谁知道随着一群女眷各分宾主重新坐下,互相说起话来,渐渐就不大对劲了。
  
      秦太太和章太太说得热络,秦家小女儿不停奉承章二姑娘,珠华这边,反是文太太一直在找话题拉着她聊。
  
      这要还领会不到是什么意思,珠华就太傻了。
  
      她抚着茶盅,面上带笑,心里的火实已一簇一簇地往上冒。
  
      两辈子没见过秦太太这么蠢的成年妇人!
  
      不管她是出于什么原因不同意和苏家的这门亲事,没有把事办得这般难看的,这不是拒绝,整个是想结仇了!
  
      “苏大姑娘这件上袄的花样新鲜,京里似乎没有见过,不知是在哪间铺子里买的?我寻匹差不多的,也给我们玉儿做一件。”
  
      文太太笑着又寻了个话题。
  
      珠华听得问话,压了压火,转头望了一眼苏婉,她穿件海棠红遍身芙蓉纹锦窄袄,腰身盈盈一握,垂着头,嘴角微微下撇——她外表上一贯是个爱笑爱撒娇的甜萌姐儿,现在会露出这个有点落寞的表情,显然也是觉出进展不对了。
  
      听到文太太问话,她才抬了头,勉强笑道:“是在离我家不远的锦绣坊里,年前才开的一家铺子,嫂子领了我和妹妹各做了一身。”
  
      旁边的苏娟听到提了她,附和一声,但她看不懂这些眉高眼低,随即又跟文玉儿说一起去了,拉着自己串的一串手珠儿给她看,文玉儿还真喜欢上了,问着是怎么做的。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珠华在心里默念两遍,她给秦太太难看容易,不把苏婉牵扯进去难,一个不好传出两女争一男的闲话来,名声损失最大的是苏婉。
  
      为今之计,只有把这口气忍下,当做没有相看这回事,只当她们出门就是过节赏灯,至于别的,等明日由苏长越和秦学士交涉去。
  
      秦太太整这一出肯定没有获得秦学士的同意,两个人意见相左了,否则她直接回绝就是,哪用玩这些花样。
  
      文太太笑道:“怪不得我没见过,原是才开的铺子,等明儿闲了我也去逛逛。”
  
      她说着盯一眼秦太太,秦太太似无所觉,仍旧和章太太聊着,文太太噎了口气,心里恼怒不已。
  
      她往常就不大看得上秦太太,要不是秦学士直接找上了文翰林,没得推拒,她才不揽这档子事。现在好了,这个填房来的秦太太把场面弄得这么尴尬,她要是一道做客的还好寻借口离开,偏生她是待客的主家,无处可躲,只能勉力支应。
  
      现下这个景况,秦太太想表达什么意思,人家再没有看不出来的了,她还不见好就收,继续把人往死里得罪,以为他家的小子是什么了不得的俊才,怕人家硬赖上他不成!
  
      这个念头一转过,文太太立即醒过神来,暗道一声惭愧,秦坚白说是买花灯去了,至今没有露面,说不准是被秦太太寻个理由打发了去,此中详情他未必知道,倒不该迁怒于他。
  
      不过秦太太这么干,这笔账难免要连累记到秦坚白的头上,到底不是自己生的不心疼,由着性子行事。
  
      这么想了一通,文太太再看秦太太就愈加不顺眼起来,存心也要给她添一添堵,就道:“坚白这孩子去买花灯怎地还未回来?听说他才中了秀才,我准备了好一篇话要夸一夸他呢,难得这孩子争气有出息,他九泉底下的亲娘听了,也要欣慰含笑。”
  
      秦太太:“……”
  
      她终于不能装下去了,扭过头来瞪文太太,想说个什么,一时又说不出来。
  
      她正跟章太太说着秦坚白,结果文太太一开口把秦学士原配秦坚白的亲娘扯出来了,虽说话没有错,可这时候当她的面说是什么意思。
  
      珠华原已准备带苏婉苏娟告辞走了,听了这个转折,又安稳坐定了,笑道:“听说先秦太太是个极温柔和气的人,只可惜年寿不永,我做晚辈的没机会拜见一下。”
  
      其实先秦太太是个什么样人她哪里知道,不过管他呢,拿好词夸总是没错。
  
      她先头退让是为苏婉,但能有绕过苏婉的打脸方式,不用提及就能给秦太太难看,那何乐而不为?哪怕其后这门亲事仍旧成就,她也没打算示弱——八字没有一撇,姑娘就让人这么小看,真等过了门又有什么好日子?
  
      似秦太太这般不知在傲慢个什么劲的,越扶越醉,索性与她两个耳光,她痛一痛才晓得忌惮。
  
      秦太太的脸色果然难看起来,改瞪珠华,却仍旧说不出什么来——总不能说不该提先秦太太罢?哪家填房也没这么大脸,如此欺倒前人。
  
      正经的社交上有眼色的人是会避讳一下,但人家要就是不避,就是说了,那被说的也只好听着。
  
      秦太太想了好一会,才想起就着文太太先前的话接下去,皮笑肉不笑地道:“坚白这孩子做事认真,我先与他说了,要他挑一盏做得最精巧的走马灯来,送与章二姑娘赏玩,他多半是为此耽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