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143 章

第 143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金陵城。
  
      十一月末,细雪纷飞,魏国公府里的楼阁亭台皆是一片飞白。
  
      “……褚太太,真不是我藏私,明光因他舅舅调职,忽然没了着落,才在我们府里借住了几个月,我看他是个用功刻苦的好孩子,日日手不释卷。但是说到什么特殊的学习秘诀,我就真不知道了,一定要说的话,大概就在一个‘勤’字上吧。”
  
      徐世子披着蓑衣从外面回来,站在窗下听了片刻,摇头嗤笑,先转到旁边耳房里,由跟上来的丫头服侍着解下蓑衣,脱了木屐,倒了杯热茶一气喝完,搓了搓手,出来走到东厢去玩了一会裹成球的小儿子,听到外面传来送客的动静,透过雕窗一看,两个丫头簇拥着那褚太太走了。
  
      徐世子照着儿子的大脑门亲了一口,把儿子交还给奶娘,大步出门,拾阶掀帘进去正房。
  
      “瞧你说得真的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明光的先生。”
  
      “这些人非追着我问,下雪天都走了来,我有什么办法?不给个说法且有的歪缠,又不好直接撵了。”
  
      沈少夫人坐在炕上,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你也别说我,打量我不知道谁这几天在外面一口一个‘我们明光’地炫耀,也不知明光和你们徐家有什么关系,不过借住一阵子,就变成‘你们’了。”
  
      徐世子嘿嘿笑道:“我这不是稀罕嘛,我看明光秀气得和个小姑娘似的,和端姐儿都能玩到一块去,哪想到他这么能干。再说,也是那些人非要问我。”
  
      说到叶明光会借住在魏国公府这事,里头有一段缘故。
  
      话说七月中张推官接到了朝廷敕书,果然是要调他往山西去,这是已有准备的事,张家并不忙乱,就有条有理地收拾起来。
  
      张推官找着叶明光谈了一谈,从张推官的心思论,他仍旧想把叶明光带着,养这么些年,无论如何也是养出感情来了,钟氏也很舍不得他。
  
      但叶明光感激之余,坚定地表明了态度,他就是要往京城去找珠华。此时他已考过县试,得了第一个县案首,一个在科举上已取得一点成就的人,和一个普通开蒙学童的分量是不一样的,何况他要和至亲团聚是合理要求,张推官劝说了两句不奏效之后,只得罢了。
  
      其后珠华的书信寄到,她在京城替叶明光连房子都买了,这件事就更是定下来了,张推官见那房子的地段买的又巧又好,便也释然,去找亲家汪知府,把叶明光托付给他。
  
      候考府试的亲戚家孩子要借住一段时间,汪知府本是很乐意的,但他先前曾托人往吏部打听活动,知道浙江那边因有人丁忧,将有一个合适的缺空出来,官做到汪知府这个级别,再往上很难,已经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了。汪知府很重视这个缺,便明里暗里使劲,终于把这个缺抢到了手,只是也有一点不足——浙江那丁忧官员接到丧信哀毁不已,写了折子报往朝廷,都不等回音就径自返乡奔丧去了。
  
      外官擅离职守是大罪,不过逢着丁忧这等事就例外了,不知从哪年哪月起,官员走得越快越早,越显得至孝,不贪恋权位,在士林间的风评越好,朝廷一般也不会怪罪。
  
      于是汪知府的调令就跟着提前下来了,因他前任已经走了,他得从速从快地去上任,比张推官的行程还急。
  
      麻烦最终返回到了张推官这头,他想来想去,在金陵倒也还有几个相与不错的同僚,若叶明光是孤身一人,托付过去一段日子本是可以;但叶明光却还有他的万贯家产,他既要上京,张推官不可能把叶家的家产再运到山西去,财帛动人心,万一所托非人,其中出了什么差错,可没得后悔药吃。
  
      各方面综合考量之下,最终,张推官只能把目光投向了魏国公府。
  
      魏国公府家大业大,既不会把叶明光的小小家产看在眼里,也无所谓收留他住一阵子,叶明光哪怕其后的府试院试考不过,以他的年纪,能过第一关也已经是个有出息的孩子了,魏国公爽快地便答应下来。
  
      随后张推官赴山西新任,数月时间一晃而过,叶明光再连夺两案首,大放异彩,治下出了神童,文治也是父母官业绩的重要组成部分,扬州知府十分高兴,亲自派人把叶明光送回了金陵,如今他回来还没几天,在金陵城里也已经声名大振了,有脸面能和魏国公府交际的人纷纷前来,好奇想看一眼神童的,自家有子想来打听一下神童的学习心得的,络绎不绝。
  
      “——今儿的褚太太算好的了,你不知道昨儿来的那赵家奶奶才好笑,居然问我明光定亲没有,似乎想给他说个媒,我问了两句,七拐八绕的,不知是她一个什么亲戚家的女孩子,我不耐烦听,当时就给回绝了。”
  
      徐世子忍不住喷笑:“你还说我,你是明光什么人?连亲事都替他做了主,你就知道他不喜欢?我看明光也不小了,遇着合适的,当定也能定了。”
  
      沈少夫人斜他一眼:“所以说你不通,明光现下毕竟只是秀才,他将来才是不可限量,何必着急一时,以后数得着的好人家多着呢。”
  
      徐世子笑呵呵地:“你说的也是,我看明光这小子以后一个状元是跑不掉。”
  
      “也不用说这话,别捧杀了他。你看张家多沉得住气,珠儿这小丫头也是,从没乱往外面透过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