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142 章

第 14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孟钿一时气走,然而她在城里乱走半日,无处可去,不得不又回去,所幸她母亲忠安伯夫人一直在被子里捂着,发了些汗,热度退下去了一点,暂时不至有危险了。
  
      但忠安伯夫人多年养尊处优,没有大夫开方煎药,只靠自己硬扛是没办法扛过去的,额上反常的热度反反复复了几天,总是不能完全痊愈,孟钿焦急,硬着头皮又向蔡老夫人求恳了一回,被毫不留情地拒绝。
  
      “我知道你心里骂我,不过你也不必以为我这个做祖母的无情,你爹如今发配充军,那过的才是真正惨不可言的苦日子,你娘好歹还能安稳躺着,我都没要她伺候,你还有什么不足?我看她也没什么大病,再过几日看罢。”
  
      孟钿又气又委屈,满心不忿,不敢说出来——她娘明明是病得起不来身,哪里是“安稳躺着”?伯府未出事前,她这一房作为蔡老夫人的嫡系儿孙一向受宠,她去请安时蔡老夫人总是乐呵呵的,也不大磋磨儿媳;怎知一朝倾覆,她性情会如此大变,想都没想过的刻薄话语,祖母毫无障碍地就说了出来。
  
      孟钿一时都有些怀疑,难道她记忆里的那个祖母都是她做梦梦出来的不成?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你没事做,学你妹妹把地上打扫一下也是好的,一点眼色都没有!”
  
      孟钿对扫地本身没有意见,跌落云端至今,她也算能面对自己的现实处境了,但蔡老夫人拿庶妹来教训她却是她受不了的,勉强忍气吞声去找着扫帚扫了两下,乘着蔡老夫人一个错眼,丢下扫帚就悄悄溜走了。
  
      她这回出门有了明确目标。
  
      她要去找曹五。
  
      她被现实教了做人,她不痴心妄想了还不成么,她就问他去要钱。
  
      有了钱,她才可以给母亲看病,才可以不听祖母没完没了的数落,才可以不让庶妹压在头上。
  
      她能带回真金白银来,怎么也比孟巧扫个地有用多了吧。
  
      孟钿满心鼓舞地凭两条腿走到了勇毅侯府附近,累得气喘吁吁。
  
      然后她发了一会呆。
  
      她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就算她说她不想要赖上曹五了,但上回闹得那么难看,勇毅侯府不可能再放她进去。
  
      不过这个问题不算十分为难,孟钿想一会就想出解决办法来了:曹五不是姑娘,他不会一直呆在府里,他总要出门。
  
      她只要能守到他出门,见到他的面,下面的事就都顺畅了。
  
      虽然她被曹五大大削了脸面,但曹五不是个狠心的人,也不是个小气的人,定亲一场,只是一些银钱补偿,他会愿意给的。
  
      孟钿又仔细想了想,她发现现在唯一的问题就剩下了假如她见到了曹五,能不能好意思开口,又要怎么开口,她是个姑娘家,来问前未婚夫要钱,再是下定了决心,脸面上总是不那么过得去。
  
      孟钿在脑子里反复斟酌用词,从怎么出场拦人到怎么说开场白,她以往从未为银子发过愁,提一声都好似沾了铜臭味似的,更勿论开口问人讨要,因此想了好一阵也没想定。
  
      却是事有凑巧——或者说不巧,只见侯府东角门处有些响动,旋即便见曹五骑着匹高头骏马行了出来。
  
      孟钿一时犹豫,她想冲出去,但她的词还没想好呢——
  
      就这一转念间,曹五靠近了她藏身的这棵树,孟钿咬一咬牙,正要破釜沉舟,不想曹五先一步看见了她,大惊失色,一夹马腹:“快快快走!”
  
      “……”
  
      孟钿徒劳地伸着手,跟在后面跑了两步,却又如何撵得上骏马的速度,很快曹五就跑了个无影无踪。
  
      她苦心算计了半天,结果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他已经躲远了——!
  
      她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就算想好了又能说给谁听?他根本吓得见都不要见她了。
  
      孟钿失魂落魄地往外走,脚下不辨方向,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到了哪里,直到与一个人忽地撞到了一起。
  
      “哎呦——姑娘,你没事吧?”
  
      与她相撞的是个身着华服的公子,叫了一声后稳住了脚步,彬彬有礼地向她问询。
  
      孟钿失神太过,分不清是谁撞了谁,见到对方很有礼貌,也无心追究了,道:“没事。”
  
      她退后一步就要走开,华服公子伸手拦住了她:“姑娘,我觉得你似乎有些疲累,你家在何处,不如我送你一程?”
  
      孟钿冷淡道:“不用了。”
  
      她这会儿的心情实在极差,完全没心思应付什么。
  
      华服公子却不肯放弃,跟在她旁边笑道:“姑娘,你可是有什么为难之事,不妨说与我,说不定我可以为你解忧呢?”
  
      孟钿觉得他口气有些轻浮,心中不喜,她对曹五那般乃是因双方曾有婚姻之约,并不代表她是个随便可以跟路上男子搭讪的人。就呛道:“我缺钱,你有么?”
  
      华服公子刷地一下,抖开描金折扇,笑了起来:“我以为让姑娘愁眉深锁的是什么天大难事,原来不过是些许银钱,姑娘若是急需,现在就可随我回家去取。”
  
      这叫什么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