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138 章

第 13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论理,这事不该我管。”
  
      堂屋里,一个小丫头在边上打扇,曹二奶奶接过另一个丫头递上来的茶,喝了一口,火气下去了些,慢条斯理地开了口。
  
      “只是孟姑娘偏跟着我的客人混了进来,我要不在这里料理清白,忽然就叫二婶娘知道,连我都有了不是。所以,我就做一回主,孟姑娘有什么话,现在这里和我说清楚了,我们也不是那等翻脸不认人的无义人家,你们若是生活上有什么艰难之处,说与了我,我未尝不可以帮扶一二。”
  
      又想用钱打发她——孟钿羞辱又绝望,能给她多少钱?一百两,两百两?就算翻十倍给她一千两,父兄全部流放去了边关,如今死活都不知道,剩下一家女眷,日日只有出,没有进,又能坚持多久!
  
      过不上十天半个月的花完了,难道她能再来讨吗?她原来根本不用过这样的日子,就算家败了,可她是勇毅侯府的人,她都快要嫁进来完婚了,不过差了大半年,一下子,什么都没了。
  
      “我不是来要钱的。”孟钿流着泪开了口,“我只想来得个明白,我父亲兄长也许做错了事,可我有哪里不好?他们那些事,我一个闺阁女子,既没做过,更不知道,为何破家之后还要遭此厄运。二奶奶说府上不是无义人家,那难道有情有义的人家是这样行事的吗?”
  
      曹二奶奶听她控诉完,脸色放冷:“孟姑娘,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曹家若真无义,你还能站在这里同我说话?你应当站在教坊司的地界上才对——我们侯爷冒着触怒皇上的风险,替你们一家女眷求了情,你母亲因此同意了退婚,只此一条,在道义上,我们对你就没有亏欠。你现在倒过来指责我们,我们帮你没帮出恩也罢了,难道还帮出仇来了?”
  
      孟钿辩解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我们两家是姻亲,既结婚姻之约,本就该守望相助。”
  
      珠华坐在隔壁的耳房里,断断续续能听到几句,她脑子里转了转,想起来了,有人求情这个事,苏长越说过一句,但当时他只是顺口闲谈,没有进一步细说是勇毅侯府出的头。
  
      这样算的话,勇毅侯府这份补偿确实给的够可以了,新皇登基烧第二把火,勇毅侯站出来,一个不好,说不准要变成池鱼。勇毅侯府本有更稳妥的选择,孟钿虽已定亲,毕竟未有成婚,不算出嫁女,如果忠安伯府的女眷被判没入教坊司,她得要跟着一并进去,届时这桩婚事自然就不在了——即便勇毅侯府出于脸面,想法把她捞了出来,孟钿的姐妹都沦为了贱籍,为人歌舞卖笑,当此风俗下,她又如何有脸活得下去?
  
      勇毅侯府悔婚是有不对,但忠安伯府以这一份婚约换得一家女眷生路,这笔买卖做得非但不亏,还很划算了;孟钿忽视别人承担的风险和付出的努力,单以一句“守望相助”便想轻飘飘抹去,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这有点厚颜了。
  
      珠华心下庆幸,幸亏她脑袋清楚,没掺和进去,这些世家豪门真是没多少省油的灯,孟钿先前求到她门上时,专捡着对自己有利的说了,表现得又坚韧又痴心不悔,对于所受恩惠却像得了失忆症一样,只字未提。
  
      曹二奶奶被气笑了:“孟姑娘,你这是觉着你家没一点错,错全在我们了是吧?你为何不想想,若不是你父兄叔伯贪得无厌,你们焉得会落得这个下场!罢了,我说这些你也听不进去,你就痛快说罢,还想干什么?——婚约两个字,是再也不用提起,你再要纠缠,我只有立刻使人请你出去,再去和令堂好好谈一谈了。”
  
      “我娘病着,你别找我娘!”孟钿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无措地又望曹五,“五哥——”
  
      曹五坐在最靠门边的一张椅子上,不安地动了动脚,有点想跑开的样子。
  
      孟钿大受打击,凝泪于睫:“五哥,我们以前那么好的情分,在你心里一点都不剩了吗?”
  
      曹五很为难地道:“孟姑娘,你总说情分情分的,可我们定亲的时候我年纪不大,还不大懂这些,我娘给我说了谁,就是谁了。后来我们定下了,那我对你客气一点,不是应该的吗?你要说到那么严重,我其实很不自在。”
  
      不自在——!
  
      孟钿的眼泪决了堤,最后一丝缥缈的念想也断绝了,她是忠安伯府承爵长房的嫡出姑娘,曹五只是勇毅侯府二房的次子,非但勇毅侯的爵位没他的份,上头有个同为二房的兄长曹四顶着,他以后连二房的家产都分不到多少。孟钿面对他时,心底深处其实总有一点凌驾的优越感,也因为此她才敢混进来纠缠曹五,并非她不知廉耻,只是固有的那点优越感迷住了她的眼,让她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如愿而已。
  
      却没想到他否认得这么干脆,孟钿仿佛看到自己的面皮被踩在他的脚底下,来回碾压。
  
      “不,我不相信——”她恍惚着道,“五哥,你是变了心吧?我知道,我现在配不上你了,所以你心里没了我,你告诉我,现在你是看上谁了?”
  
      曹五连忙摇头:“没有啊,孟姑娘,你胡说什么。”
  
      孟钿这时候把珠华记起来了,抖着声音问他:“我知道了,是不是刚才传胪家的那个娘子?你看见她出现,眼神都是呆住的——”
  
      “孟姑娘,慎言!”曹二奶奶忍无可忍打断了她,“你在这里信口胡说,想过后果吗?”
  
      孟钿呆了呆,反应过来了,她只是一时口不择言,不是真要牵扯珠华,这当口把珠华拉下水来,于她的目的没有好处,她又没证据,再严苛的礼法,也不能说看一眼都是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