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81 章

第 8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月初八,夜半三更。
  
      一弯弦月悬在天际,投下一点清冷光辉,时值宵禁时分,整个京城都沉睡在夜的静谧里——只除了一处。
  
      京城东城区处,一片灯火通明,映照着方圆十数里如同白昼,人挨着人排了好几排长长的队伍,站在头里都望不见尾,这些人喧哗吵闹,则又把这一大片地方搅扰得像个极大的市集。
  
      ——但这些人却不是什么赶集的小贩商人,而个顶个堪称是未来的国之栋梁。
  
      能在这个时辰,站在这个地界排队的,身上都已背了举人的功名,便不再往上考一步,此时也可以做个体面的乡绅了,要是家中有点权钱,更能通上关系直接捞到个官做。
  
      在几支队伍的最前列,灯火掩映下,静静矗立着一排五开大门,中间三门上有牌匾,依次为“天开文运、明经取士、为国求贤”。
  
      这就是会试贡院的大门了,为天下所有未入仕的读书人心心念念,又有别称为龙门,比这座龙门更有吸引力的,大概只有紫禁城里保和殿的金殿大门了——那是最终殿试之所,能踏入那里,一个进士是稳稳地跑不掉,差别只在名次而已。
  
      苏长越现在就排在其中的一支队伍里,他挤在这些平均年龄怎么都上了三十的举子们中实在是太醒目了,队伍一直在调整中,周遭不断地有人走,也不断地有人填补进来——倒不为别的,主要是大家都想找着同乡站一处,这么多人搜身抄检不是个小工程,不知得排到什么时候,能在考前听听乡音,和同乡混一处交流交流心里总是安慰一点。
  
      新人来了见着苏长越就要侧目,有人疑心他是来送考的,有人好奇心重直接就开口问了,苏长越前后也站了两三个同乡,都是乡试中认得的,此时凑到一起了,同乡里出了这么个少年举子,都觉与有荣焉,抢着替他答了,然后自豪地沐浴在对方惊叹的目光中。
  
      又惊叹掉一位仁兄之后,站在苏长越后面的一个青年摇头晃脑地叹道:“唉,失策,失策,早知我不该和小苏站在一处,我这个年纪的举人,换个地方也能羡煞一片人等了,如今倒好,小苏光芒太盛,盖得我只成凡夫俗子了。”
  
      他的年纪确实不大,今年也才二十五,生得圆头圆脑,看上去十分可亲,名叫司宜春,同苏长越在省城乡试时认识。他眼神好,先前硬是在乌泱泱的人群里寻着了苏长越,拖着另一个同乡梁开宇挤了过来。
  
      梁开宇与司宜春是乡试前就熟识的,两人差不多年纪,又在同一家书院读书,关系很好,梁开宇吐槽起他来也不遗余力:“司兄,醒醒,小苏除了年轻还有脸,你就只有前者而已。”
  
      司宜春表示不服:“怎么啦,哥哥哪里不英俊了?我家那一片哭着喊着嫁给我的姑娘可多了,我这回要走运,能过了会试,那也是探花的有力竞争者好么?”
  
      梁开宇:“哦。”
  
      司宜春被他的冷漠伤害了,扑上去掐他,两个人闹着,把网巾都整歪了。倒也没人管他们,二月夜里春寒料峭,别人也不是规规矩矩站着,乱走乱跑的多了去了,只要不整出太大动静来,一旁守卫的军士只做未见。
  
      直到过一会儿,忽然一声鼓响。
  
      一直旁观的苏长越出声提醒:“司兄,梁兄,别闹了,要点名入场了。”
  
      都是打乡试场上过来的,司宜春和梁开宇两个也知道这鼓响是是什么意思,忙各自整理了衣裳,重新站到队伍里排好。
  
      他们站在队伍大约中段的位置,离轮到也还早着,慢慢又重新交谈起来。
  
      司宜春感叹:“我本想着男儿事业未立,何以家为,可惜我爹不懂我的志向,给我下了死令,不管这科中不中,回去必须得要成亲。唉,看来我大小连登科的梦想是不太可能实现了。”
  
      梁开宇无语道:“司兄,你这个年纪还不成亲,司伯父没直接把你绑入洞房,已经是慈父了好吗?”
  
      司宜春理直气壮地回道:“所以我考虑过后,打消了逃婚的念头,我也是个孝子啊。”
  
      他说着又羡慕起苏长越来,“还是小苏好,不用着急,这科不中,再拼一科也不算晚。”
  
      苏长越唇边露出了一点笑意:“哦,我和司兄一样,不管这科中不中,过后也将成亲了。”
  
      他很少主动说起自己的私事,司宜春和梁开宇知道他的出身,自然对他家的惨事也有所耳闻,都很有分寸地不予细究,此时听他竟肯在婚事上插言透露,尽皆纳罕。
  
      司宜春好奇心大起,抬手就勾他脖子:“小苏,快告诉哥哥,是何方佳人?你见过吗?性情如何?你的运气可不要像哥哥这么差,摊上个母老虎——我爹给我找这么个媳妇,不说对我心有歉疚吧,还要怪我名声浪荡,一般好人家女儿不愿意嫁给我,你说,有这么当亲爹的吗?”
  
      梁开宇在后冷不丁道:“你才不是说哭着喊着要嫁给你的姑娘们多着呢吗?”
  
      “……”司宜春若无其事地只当没有听见,催苏长越,“小苏快说,”他还又加了个问题,“对了,美吗?”
  
      他前后加起来抛了一串问题出来,苏长越很有耐心地答他:“是我爹从小给我定下的亲事,见过几回,是个又美貌又端庄的姑娘。”
  
      “端庄呀,那可没什么意思。”司宜春脱口评论,完了发觉不对,忙往回找补,“这是我的拙见,我们所好不一定相同,小苏你这样的配个端庄的姑娘正好,要是那等开朗爱闹的,恐怕要被你这少年老成的性子闷住。”
  
      梁开宇幽幽地继续补刀:“我们知道,你好河东狮那一口。”
  
      这下几个周围听到他们谈话的举子都憋不住笑出声了,司宜春先要做生气状,眼睛刚瞪起来就绷不住了,哈哈哈也笑了。
  
      这么说笑着,队伍随之缓慢地向前移动,大约一个半时辰之后,他们终于靠近了龙门。
  
      这时候大家都不怎么说话了,因为龙门前除了负责搜检的军士和监临官之外,还站着两排十分招眼的人物。
  
      飞鱼服,绣春刀。
  
      这帮锦衣卫们,才是真正的大爷,便是心高气傲的举子们也不敢掠他们的刀锋,老老实实地保持秩序等候着。
  
      又一刻之后,轮到了苏长越等三人,依次被从头到脚搜检一遍,唯一携带的考篮也被翻了个底朝天,都无问题之后,方被允准进入龙门。
  
      贡院里的考棚并不按地域分,乃是被打乱了的,开考当夜才会贴到外墙上,三人排队前先已从墙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此时简单整理了下被折腾得乱糟糟的仪表,拱手互道了几句勉励祝福之语,便就此分别,各自前往自己的考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