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71 章

第 7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中年妇人说完那一串,待屋里议论过一轮,安静一点后,才意思意思地问了一句:“未知府上意下如何?”
  
      张老太太忙道:“王爷垂青小女,老身受宠若惊,岂有不应之理。”
  
      转头示意了张老太爷一眼,张老太爷是不知其中真相的,这事情对他来说和旁人一样突然,愣愣的,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顺着张老太太的意思点了点头:“好,好。”
  
      中年妇人就退了回去,柔声问张巧绸:“姑娘先说劳累,如今长辈也见过了,不如便去歇息下了?”
  
      张巧绸懒懒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向上首道:“爹,娘,我坐了这么些天车,实在是累得慌,我先去睡了,明早再来给爹娘请安。”
  
      张老太爷还有些回不过神似地茫然点头,张老太太忙道:“巧儿,你去吧,放心睡,明早迟些来也无妨,家里又没什么事。”
  
      说着便指身侧的丫头小蝶,想叫她跟上去伺候,张巧绸摆摆手:“娘,用不着,家里这些人粗手粗脚的,我使不惯。如今有两位妈妈照管我,好多着呢。”
  
      就扭身走了,两个中年妇人向上首矮了矮身,然后寸步不离地跟了上去。
  
      张推官虽然满心疑窦,然而中年妇人是郡王府的家人,即便有些反客为主的傲慢,他也不好硬把人叫回来再加审问。
  
      本朝王爷不能参政,没有实权,各自被圈养在封地里,无诏终身不能出封地一步,形同坐牢——但即便是犯人,也是天下最尊贵的犯人,非张推官一个六品官可以冒犯,说直接点,张推官要是在平郡王的封地里,郡王瞧他不对付,想个法子弄死他,他死了白死,郡王顶多挨顿骂,罚点俸。
  
      只能把疑问都留给张兴文,倒也用不着他开口,张兴志和马氏好奇的心热切多了,你一句我一句的,很快把他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问题全抛了出去。
  
      张兴文挺有耐心,一一回答了。
  
      “三弟,你当初偷跑出去,原来是去找巧绸了啊?家里找了你可久,都着急死了。”
  
      张兴文笑了笑:“没有,我一开始没想找巧绸,就在家里呆闷了,想出去闯闯。结果经验少,晃荡了一两年,没闯出头绪来,剩的一点钱还叫贼摸了。我这么一事无成的,不好意思回家,当时离着应城近,我才想先去乡下找巧绸救点急。”
  
      马氏忙跟着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那巧绸又是怎么、怎么能叫郡王爷看上眼的啊?”
  
      张兴文道:“刚才李妈妈说了,就是碰巧,我和妹妹去府城买东西,累了进茶楼歇脚,没想到王爷也在那间茶楼里,王爷好茶,听到我和妹妹在谈论茶道,便命人请我们过去一见。”
  
      他又笑了笑,“然后隔了几天,就有一位王府的妈妈来到应城,代表王爷向妹妹提亲了。”
  
      马氏羡慕地吸了口气:“就这样?王爷就对巧绸动心了?”
  
      张兴文耸耸肩:“贵人的心思,我们如何猜测得到。不瞒二嫂,当时我和巧绸都十分惊讶,要不是那位妈妈衣着不凡,还带着护卫,我差点要以为她是骗子了。”
  
      张芬有疑惑,嘟囔了一句:“小姨什么时候懂茶道了。”明明她在家时,心思全都在衣裳首饰上,说到茶,大概也就是个能分得清龙井和六安瓜片的水平,发配去乡下了几年,倒能谈茶论道了,想想都怪得很。
  
      张兴文望了她一眼,眼神微厉:“我和巧绸在乡下呆着无事,所以找了个消遣。”
  
      马氏忙拍了女儿一下:“长辈说话,你安静听着就是了,插什么嘴。”
  
      张芬让拍得一缩:“……哦。”
  
      她是被张巧绸刚才的做派刺激到了,有一点隐隐的嫉妒和落差,才冒出了那一句,倒并不敢真得罪人,让这一说,她也不敢再吭声了。
  
      马氏又按捺不住地问:“三弟,你说你们在茶楼上遇着王爷的,那你也一定见过王爷了,不知王爷是个什么尊容?一定非常贵气吧?”
  
      张兴文端起茶盅喝了口茶,才道:“王爷十分儒雅,待人和气有礼。”
  
      仅这两句对马氏来说是不够的,但女儿才不合时宜地冒了句酸话,她不便再进一步追问,怕惹烦了张兴文,就不好再问别的问题了。犹豫了下,忽然眼前一亮,转向苏长越:“苏家少爷,你也不是德安府府城的人吗?郡王爷的金面,你一定也见过吧?”
  
      苏长越被点名,在椅中微微欠身:“不敢,伯母唤我的名字便是。晚辈有幸见过郡王爷两回,郡王爷为人,确如张叔叔所言。”
  
      他礼貌倒是周全,然而说了等于没说。
  
      马氏失望地转回了头。
  
      倒是旁边的珠华听到“德安”这个名称,脑中灵光一闪,她想起这位平郡王是何许人也了。
  
      ——就是沈少夫人的爹啊!
  
      德安是州府,下辖五个县城,张家的老家应城和苏家的安陆都隶属其下,其中安陆是府城,更繁华一些。平郡王的封地是德安府,王府便建在府城,所以马氏先有此问。
  
      张家人说起老家时,一般只说应城,提德安的时候少,所以珠华先没想得起来。直到听闻了这两个字,她一下子被点醒了,因为她想起了魏国公府的徐老夫人也正是德安府人,年老思乡,还曾为此找钟氏去说过话解闷。
  
      而平郡王的封地也在德安府,这就勾连上了,徐世子能娶到平郡王之女为妻,看来多多少少,总有徐老夫人这一层出身的关系了。这些王爷们的封地,不立大功或犯大过的情况下,一般封了就封了,等闲是不会换的,一代代人在当地繁衍下来,和当地人也差不多了。
  
      马氏不问平郡王的来历年纪等等其他信息,想来作为治下百姓,原本就是听闻过的,只是还无缘见着郡王本人罢了,所以单挑了这一条出来相问。
  
      世界可真小啊,绕来绕去居然没有绕出这一亩三分地去。
  
      珠华不禁感叹,不过这其实也在情理之中,为那一面,张兴文和张巧绸两个不知筹谋了多久,此时又无报纸网络电视,兄妹俩从哪去知道一个王爷的所好?——单知道王爷爱喝茶不难,可要借着这点勾搭上王爷可不容易,必然要进一步查探到其中细节,才能毫无差错地投其所好,一举成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