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46 章

第 4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送完人,珠华倒回床上,迷迷糊糊又睡了个回笼觉。
  
      再醒来的时候,就有隔壁的大丫头月朗来找她,说红樱想见她一面。
  
      “红樱发卖就是这两天的事了,太太想着,她毕竟是姑娘的丫头,主仆一场,所以同意了,让我来传个话,至于到底要不要见,自然还是看姑娘的意思。”
  
      珠华没多思索,直接道:“我去看她。”
  
      她知道红樱想见她做什么,看在她尽管一身毛病,但终究还是有一点底线,没有踏出由人成魔那一步的份上,珠华可以给她一个最后说话的机会。
  
      红樱躺的那间小屋极窄极偏,原就是堆杂物用的,连个窗户都没,门一关屋里黑洞洞,大白天都得点灯,要把门扉大敞着,才能有阳光透进去,给屋里带进一点生气。
  
      此刻的门扉就敞着,不过对红樱来说,这并没有什么意义,她一动不动地躺着,呆呆注视着屋顶——因为没有帐子,所以她的视线不受阻碍,甚至她躺的那个也不能算床,只是两张废弃春凳挨着墙角拼合而成的一个勉强能睡人的地而已。
  
      她的脸色蜡黄憔悴,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打击,不过短短两三天功夫,已经让她变得像一朵失去了水分快要枯萎的花朵一样,只有听见门前传来了脚步声时,她才像陡然活过来一般,拼力抬起头来往外张望。
  
      待望见珠华小小的身影进来,她一下连眼泪都流出来了:“姑娘!”
  
      声音哽咽无比,只吐出了这一个称呼,就再也说不出别的了。
  
      ——站在红樱的角度看,她其实挺倒霉的,好好一根高枝,已经攀到手里连娃都揣上了,眼看着板上钉钉的事,结果公子撕下面具摇身一变成杀人犯,改变命运的愿望破灭不说,连原有的丫头职差都保不住了,兼且留下了心理阴影,简直连偷鸡不成蚀把米都不足以形容。
  
      她的自怜同珠华没有什么关系,珠华在屋里站定,左右望了望,只望见一张椅子,漆色斑驳,一副很有年头的样子。
  
      没得挑也就不挑了,珠华把帕子铺上去,四个角捋平整了,而后转身,掂着脚把自己挪了上去。
  
      冲那头还在流泪的红樱抬一抬下巴:“别哭了,说吧,你往后的命运怎么样,就看你现在能说得怎么样了。”
  
      这么干脆的开场白让红樱愣了一会,她的泪珠慢慢停住了,面上的神情有点怔忡,又夹着一点复杂:“……姑娘,你长大了。”
  
      珠华泰然回答她:“人当然会长大的。”
  
      关于人设不符可能会露馅这种事,她现在已经基本不担心了,其实这里面有点奇妙,因为她没有多么谨慎多么步步为营地经营这个新身份,但不知是哪里来的缘分,让她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融入了这个十岁孩童的人生里,现在就算她暴露出诸如“文盲”这一类的问题,她也不怕了,因为她有信心可以靠耍赖赖过去。=  =
  
      所以她也不惮于在红樱面前表现什么,一个马上就要发卖的丫头,就算她看出什么不对来,难道能出去狂吼让张家人来把她这个冒牌货烧死?不会有人信她的,这只会加速她自己被卖出去的速度。
  
      红樱没有想这么多,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再说她打从到张家以后,离了故主约束,就一直比一天好躲懒了,伺候珠华的时候比玉兰少了一大截,在小主人的起居上本就疏忽,没那么了解珠华,现在就算让她琢磨,她也琢磨不出什么来。
  
      “姑娘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姑娘!”
  
      求张推官是没用的,红樱很清楚这一点,她只能把最后一点微小的希望寄托在珠华身上,她要的也不多,只是想尽量争取一个好一点的下家,不要被胡乱发卖出去。
  
      珠华笑了笑:“那就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要管我知不知道。”
  
      红樱没想到是这个模式,怔了下才反应过来:“……是。”
  
      开头她有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就只好先把自己准备好的一条抛了出来:“二舅太太和三姑娘常往姑娘这里借东西,因为原先光哥儿养在二房,姑娘不好拒绝,她们不还,姑娘也不好去要——她们借走的东西很不少,现在光哥儿回来了,姑娘如果想讨还的话,我悄悄记了一份名录,就放在我睡的那床枕头底下。”红樱希冀地望过来,“姑娘知道,东厢房那些东西都是我管着的,要拿都要经我的手,我记得好好的,保证一件都没有漏掉。”
  
      打知道叶家有家产之后,对于一直锁着的东厢里放着什么珠华差不多就猜到了,她没有立即去查看,是因为不知道要问谁去要钥匙——她不确定这钥匙是自己这方拿着的,还是在隔壁东院那里,没寻着合适的时机问这个她一定该知道的问题,就拖了一阵下来。
  
      珠华也不是很着急,那两间厢房横竖不可能像个戏里的宝藏一样堆满金银财宝,估计是些家具古董字画之类,这些东西她见着了也看不懂价值,而且都跟她锁在一个小院子里,卧榻之侧,总不会长了脚忽然跑了,那就等再多了解点信息再看无妨。
  
      现在信息来了。
  
      这钥匙原来在红樱手里,且她话里透露出的更重要的一个讯息是——她居然识字!
  
      一个貌美、识字、能管账的丫头,可以想见她本来一定很受重用,叶家长辈陆续逝去之后,也是她陪着千里迢迢过来投奔舅家,现在她犯了这么不可说的事,钟氏还是肯让她见自己一面,大概就是看在这份曾有的情分上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