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45 章

第 4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长越当真认真地教了她一会写字,怎么运腕,怎么下笔等等,有免费先生,珠华不用白不用,便由着他教,把先前的事抛去脑后——横竖也就碰了下脸,且明显没恶意,她除了有点别扭之外,也不至于大惊小怪,硬要计较什么。
  
      除了用笔的方法外,苏长越还给她说明了一下周边相关:“你们小姑娘都爱美,你每天写字的时间最好不要超过一个时辰,不然手上会磨出茧子来。我妹妹开始不知道,拿笔后没两个月就磨出了一层,她可伤心了,天天在家里一边泡药膏一边哭,哭得我头疼。”
  
      他说着摇摇头,一副想到妹妹天天嘤嘤嘤心有余悸的样子。
  
      珠华很淡定:“有就有吧。“
  
      书山题海里滚过来的人,手上有两个茧子多正常,这种茧其实也好消,她到大学里,课业有一部分转由电脑代替,书面写字频率直线降低之后,当初磨出来的茧子慢慢自动软化下去,长回成正常的皮肤,她其实都没在意过。
  
      不过她倒是有点好奇,用毛笔和用硬笔的长茧部位是不是有差别,就歪了头,去看苏长越的手。
  
      苏长越会意,搁下笔,摊开手掌示意给她:“在这里。”
  
      他的手生得也好,修长而骨节分明,又有一点秀气,属于看上去就很适合拿笔的那种。他手指分开,给珠华看的是他无名指第一个指节处。
  
      珠华回忆了一下,她那时被磨损的同样是这个部位,不过苏长越的茧子看上去要比她厚不少,她那时只是薄薄一层而已。
  
      苏长越自己也低头看了看,然后道:“什么时候我这个茧刀砍下去不痛了,我的字就算是练成了。”
  
      书法界有这种说法?珠华好奇又带点敬畏地伸指尖戳了戳他的指节,好硬,不过估计还扛不住锐器。
  
      苏长越忽然噗哈哈笑了:“我开玩笑的,这你也信呀?”
  
      智商不慎掉了一回线的珠华额角挂下黑线:“……”怎么有这么无聊的人?
  
      苏长越持续哈哈:“谁没事拿刀砍自己啊,只有小孩子才会信——嗯,你就是小孩子,那难怪啦。”
  
      珠华先面无表情,但让他这么感染着,不一会绷不住,也露出了笑意:想想确实蛮好笑的,明明那么明白的一句玩笑,她就是没反应过来,还真情实感地发散到书法界去,她要看人这么犯傻,也很难憋住不笑。
  
      当然,这不能改变他的无聊本质,既然都这么无聊了,不如大家一起来。珠华快速拿起笔,往他还没来得及收起的手心里便画,刷刷一大圈一小圈,再点几笔,一个简易图像飞快画好了。
  
      苏长越把手掌摊平了看:“这什么?——是你?”
  
      他肯定认出来了,反应还这么快,马上取笑回来,珠华没料到这个展开,倒是愣了一下,才忙把锅扣回给他:“是你。”
  
      “好啦,是我就是我。”苏长越笑了,抬手要捏她,手伸出去注意到掌心的墨迹猪头,怕蹭她脸上去,就放下换了只手,不过有这个耽搁,珠华早已留意到他的动向,敏捷地往旁边闪躲开去了。
  
      苏长越遗憾地收回手,突发奇想,向她道:“珠儿,我考完试回家,和我爹娘说一声,他们同意的话,就来把你娶回去好不好?”
  
      ……
  
      好、好什么好?!
  
      珠华一下吓得汗毛都竖了,差点要大喊一声二表姐有变态!
  
      总算苏长越的相貌看上去实在和变态没有一点关系,她才很快又冷静下来,扬起下巴,坚定地回绝他:“不好!”
  
      “为什么呀?”苏长越居然毫不羞愧,还要继续这个话题,不过他压低了声音,“我觉得,你舅舅家实在有点乱,你又是寄居在亲戚家里,更隔了一层,恐怕没少受些说不出口的气,我瞧你脾气又软,又不很爱说话,让人欺负了多半也只会白吃亏。你不如跟我家去——你别误会,我不是想说你舅舅坏话,不过就算是我想多了,你在这里的处境并不像我以为的这样,那在自己家住,也总是比在别人家舒心。对吧?”
  
      珠华没想到他居然说的是正经话,心下很是诧异,又觉微暖,她能感觉得到苏长越是真的有留意过张家的状态之后才说的这话,也是诚心诚意地在替她着想,然后——等等,“自己家”是什么鬼?!
  
      不管怎么说她和张推官是正经的甥舅亲,实打实的血缘关系在牵系,她和苏家却有多大关系?不过一纸虚无缥缈她还没想好要不要认的婚约,苏长越就直接把她扒拉过去,毫不客气地把苏家认证成她的家,珠华抽着嘴角,简直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好了。
  
      苏长越已经在认真考虑这个可能性了:“我爹娘应该会答应的,到时候你可以把弟弟也一起带去,我来之前,我爹还念叨着光哥儿,说都没机会见过他,不知道他长得好不好呢。你不用担心,他和你爹关系那么好,一定愿意抚养故交遗孤的。”
  
      珠华无语望天:“我不担心——”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种事好吗?
  
      “不过也有一个问题,”苏长越摸摸下巴,打量她,“你这个年纪,我领你回去,容易让人误会你是童养媳,这个名头——唔,稍微有那么一点不太好听,不过家里肯定没人敢乱说,只是外面有些嘴碎好讲人闲话的会乱传,我觉得问题不大,你呢?你介意吗?”
  
      珠华板着脸,一字一顿地回答他:“非常介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