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31 章

第 3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去的路上要轻松许多,汪文苍先就让人去弄了顶轿子来,汪兰若和珠华两个都是小姑娘,挤一点完全可以坐下,舒舒服服地回去了禅房里。
  
      此时已近正午,两家人用过斋饭,按理是可以回家了,不过难得来一趟,就这么走了未免浪费,汪太太打听到未时寺里有讲经,便欲小憩片刻,而后去听一听佛理,钟氏自然随她的安排。
  
      小憩原该是各自带着小辈,不过汪太太十分周到,说小辈们年轻,未必像她们易乏,若睡不着,硬拘着在榻上不动也是难过,便自己和汪氏一间,把珠华和汪兰若分去了另一间禅房里,随她们午不午睡,只不许出门去,中午日头大,恐怕把脸晒黑了。
  
      一一嘱咐完毕,各自进屋休息。
  
      禅房不大,汪兰若看着丫头们整理好铺盖,就道:“好了,你们出去罢,这屋子不比家里,一堆人挤着,未免有些嘈杂。”
  
      汪兰若的丫头们都退出去了,玉兰自然也不好留着,便跟着一道出去,往旁边茶房里去歇脚去了。
  
      屋里,汪兰若掩口小小地打了个哈欠,向珠华微笑道:“妹妹,我先走那么远路,真有些累了,我歇息啦。”
  
      她说罢上了木榻,珠华如今调养得不错,精力跟着充沛起来,加上早起早睡作息又正常得不得了,根本不需要午睡补充睡眠了,但汪兰若睡了,她总不好独自在屋里晃荡,只得跟着躺下。
  
      汪兰若大约是真累着了,她躺下就再没动静,看样子很快睡着了,珠华没困意,只得无聊地对着墙壁发呆。
  
      长久地望着同一个地方挺有催眠效果,望着望着,珠华的困意望上来了,她眼皮慢慢往下掉,快要合到一起时,忽听得窗户上哔波两声响。
  
      什么动静?
  
      珠华脑里还朦胧着,对面的汪兰若翻身起来,轻轻叫了一声:“叶妹妹?”
  
      “……”
  
      珠华一个“哎”字含在嘴里险险吞了回去,她的困意不翼而飞,一下子惊醒过来了。
  
      汪兰若什么意思?她不是进来就上床,睡得很熟吗?窗外的动静又不是很大,她怎么一下子就能听见醒过来?醒就醒了,不去看窗户,先喊她是什么意思?
  
      珠华脑子里顷刻间转过三个疑问,她凭直觉,非但没有回应她,反而马上重新闭上眼,假装自己睡着了。
  
      “叶妹妹?”
  
      珠华仍旧不应不动,只把耳朵竖得尖尖的。
  
      她感觉到汪兰若那边的动静窸窸窣窣的,应该是在整衣下床,果然下一刻就听见她轻微的脚步声往窗户那边移动,跟着一声轻响,是她把窗户打开了。
  
      ……
  
      珠华这要还想不到是怎么回事,就枉费了她的来历了。
  
      这位汪小姐,和她母亲汪太太一样,都是人不可貌相啊,听个“求姻缘”的字眼羞得话都不肯说,结果自己私下连情郎都找了!
  
      “你胆子怎么这样大。”汪小姐低低的声音从窗扉那边传来。
  
      寺庙的环境,一般都是很安静的,即便汪小姐的声音放得极低,同处一室里,珠华也是听得很清楚,跟着便听她下一句道,“你外甥女还在这里呢,若是叫她知道了,怎么是好。”
  
      ……!
  
      珠华手指死死扣住了薄被才控制住了自己跳起来的冲动。
  
      熟人?!
  
      张家二舅已经远行,剩下能管她叫外甥女的,只有张推官——哦,不对不对,还有个张老太太生的小儿子。
  
      珠华冷汗都快吓出来了,这要是张推官和汪知府的女儿有了私情——不用多想了,她立刻回去收拾包袱,拎上光哥儿另外找条大腿抱去。
  
      当然换个舅舅也没好到哪里去,可是是张兴文,那至少珠华还能找着张推官商量一下,要是他本人,天哪,画面太美,还是不敢想。
  
      外面响起一个压低了的年轻男声:“那你怎么还给我开窗了?”
  
      汪兰若微微嗔道:“不是你在桃林那里向我招的手?——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在寺里。”
  
      珠华闭着眼,在心里给汪文苍点了个蜡:看吧,一心只晓得惦记着别人的表姐,结果一眼没看着,自家妹子叫野狼勾搭上了。
  
      男声带笑道:“听家里人说的,说我大嫂今天要来和你娘一道上香,我不知你来不来,抱着碰运气的心来看一看,谁知真见着了你。”
  
      汪兰若低低“嗯”了一声。
  
      男声又继续道:“离我们两个上回见面都两个多月了,你不知我心里多想你,大约连菩萨都感动了,才叫我今天见到了你。”
  
      “唉,你——”汪兰若幽幽地叹了口气,“你既然心里有我,怎么还那般冲动,在南监里和人打架,惹祭酒生气,把你退了学。你如今这样,你我之事更加艰难了。”
  
      男声道:“妹妹,实与你说,我一点也不后悔,那姓杜的当着别人的面贬损你相貌,我再不能忍,便是事情重来一次,我也一定要打破他的头,与他个教训。”
  
      汪兰若继续幽幽叹气:“其实也怨不得杜公子,我相貌确实平常,他说我比不过徐家的姑娘们,也是实话,你何必同他斗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