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28 章

第 2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为受冲击过大,珠华卡顿的时间有点长,张萱以为把她嘲笑恼了,拽了拽她辫子:“生气了?好啦,不说你了还不成?”
  
      但她是个天生好教导人的性子,到底憋不住又冒了两句,“这会儿晓得脸上过不去了,当年家里还有先生时,叫你跟着学,你怎么不愿意?天天和三妹妹比着赛地偷懒,到我大了不学了,爹看再请着先生也是白费,让人走了。你这会呀,后悔也晚了。”
  
      钟氏在旁先是含笑看着,见珠华忽然不动了,也以为她是生气了,偏偏女儿的赔罪忒没诚意,她担心把珠华惹得更恼,再闹起来,便打个圆场道:“萱儿,哪有你这样没完的,珠儿现在若是又想读书了,你不正是个现成的先生?你们不要考科举,不需学得多精深,有你教就够了,识些常用字,以后当家理事,算个账看个书信什么,不用指着旁人,总是方便多了。”
  
      张萱马上心动了:教乖乖的小表妹读书,多好的差事啊!
  
      她眼睛往下瞄珠华,下巴却扬起来,拖着长音道:“我要帮着娘理家务,哪里有这个空闲,再说,就算我一头热,还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呢——”
  
      珠华马上扑上前抱大腿——她新从弟弟那里学的卖萌技巧,很不熟练,但非常时刻,只能豁出去用了:“二表姐,我愿意我愿意!”
  
      什么都先放在一边,找机会受教育最重要啊,“文盲”的设定怎么能忍!
  
      张萱倒有些被她的热情惊着:“当年叫你练个字都装病,这会怎么这么大劲头?”
  
      珠华毫不犹豫地道:“我那时候小,不懂事。”
  
      “你现在也不大好吗?”
  
      张萱笑喷了,在她头顶揉一把,不过并没多想,在大多数家长的心情来说,学渣孩子忽然开窍了要学习了那是属于要烧高香的事,高兴都高兴不过来,极少有人会煞风景地非得追问学渣的心路历程——你到底为什么忽然想学习了呀?答案明摆着的,孩子大了懂事了嘛!
  
      此事就这么定下来,张萱本就好教人,如今寻着个正大光明的机会,为人师的热情一点也不比珠华这个做学生的少,马上就去翻出本自己旧时所学的启蒙读本《三字经》来,领着珠华回去小跨院,在堂屋里端正坐下,先要考一考珠华的程度。
  
      “你先也学过的,来,背一背我听,看你还记得多少,我再决定从哪教你。”
  
      珠华清了清嗓子,开始:“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张萱正认真听着,谁知只听了四句就没声了,不由追道:“还有呢?”
  
      珠华脸略红:“……还有不记得了。”
  
      怪她生太早,她念小学那会儿是不要学《三字经》的,也不怎么讲究课外读物,她对这本古代启蒙读物的了解就仅限于前四句了,后面依稀也记得几句,不过颠三倒四的,中间还不时得落下好大一段,硬挤出来也没什么光彩,不如老实承认不会得了。
  
      张萱扶额:“你这真是——”要不是怕把小表妹刚生出来的向学心给打击没了,她真要说几句难听的。
  
      珠华厚起脸皮恳求:“二表姐从头教我吧,我这回一定不偷懒了。”
  
      张萱叹了口气:“好吧,真是服了你了。”
  
      **
  
      张萱的私家小书塾像模像样地开张了,学生数增加到了两个——珠华把叶明光也拉上了,五岁正该是启蒙的时候,他手太小不好握笔,写不了字,跟着先念念书却是没有问题的。为了照顾叶明光,珠华特意跟张萱商量了,课上就教读书,字她闲了自己找本帖子练。
  
      刚开始学时,珠华信心满满,因为她其实是有文化的呀,所要克服的最大障碍是打破简体字和繁体字的屏障而已,《三字经》对她来讲也不陌生,她虽没系统背过,但从各种途径里零零散散地接触过,好多句子都似曾相识,她只要把这些散乱的金句串起来成文就好——
  
      但,在占据如此大的先天优势的前提之下,她、背、不、过叶明光!
  
      第一二天的时候珠华没发现,因为她自己记得也挺好,和叶明光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到第三天的时候,张萱看他们的进度都不错,就加重了学习内容,这个时候差距就出来了,珠华还在那里摇头晃脑背着的时候,叶明光已经能完全复述出来了——必须得给珠华正个名,真不是她笨,也不是她记忆力差,张萱的教学方式是几句连着教,包括释义一起串讲,讲完后留给他们时间背诵或提问,都能连着释义背出来就算过,接着讲下面的。
  
      前两天的时候张萱是八句连讲,《三字经》作为儿童启蒙读物,内容并不艰深,三字一断,朗朗上口,基本上张萱一讲完,珠华和叶明光就都能举着手背给她听了。但今天张萱是十六句连讲,内容翻了倍,珠华就需要点时间整理一下了,她很珍惜卖萌换来的学习机会,非常认真地听讲,一点也不走神,张萱为此很表扬了她。
  
      但,这一切并没有什么用。
  
      因为叶明光还和昨天一样,听完就举着手表示他记住了,从小板凳上站起来,背着手,字正腔圆地把张萱刚教的内容背了一遍,中间毫无停顿,一气呵成。
  
      他背完了,就扭脸看珠华,小眼神热情地示意:姐姐,该你啦。
  
      珠华“……”她有点气虚地道,“等一会,我想一下再背。”
  
      好容易她发愤图强地背完了,张萱继续往下教,然后,这个过程又重复了一遍。
  
      珠华脸都垮了:被五岁幼童吊打得这么惨,她的悲伤度一点也不亚于发现自己是个“文盲”。
  
      张萱在旁看着,都有点同情她了,因为她觉得小表妹真的学得很认真,脑子也不错,尤其跟她当初比,现在这个学习进度已经像开挂了——但不幸的是,旁边坐着个叶明光,于是一比,她仍然像个学渣。
  
      同情之余,张萱更多的是心里痒痒,天底下做老师的,就没有不爱良才美玉的,张萱这个半路临时出家的也不例外,不过她到底还顾虑着小表妹的心情,先征求了一下珠华的意见:“珠儿,我看光哥儿好像不是一般的聪明,我想试试他的底,好吗?”
  
      珠华点点头,她其实也挺好奇来着。
  
      要探底,《三字经》就不太合适了,张萱改讲了一章《论语》,她挑的是学而篇,开卷第一篇,首句便是大名鼎鼎的——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张萱先不讲释义,只把全篇背了一遍,然后向叶明光道:“光哥儿,你背给我听听,不要紧张,没记住没关系的,你记得几句就背几句。”
  
      光哥儿脆声道:“好的,二表姐。”
  
      然后——
  
      然后他把全篇都背了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