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戾气重 > 第 24 章

第 2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杂乱无章的收拾中,李全来催了几遍,催得张兴志烦躁得不得了,劈头要骂,李全面上赔罪说好话,心里并不怕他,仍是一直催促,张兴志无法,只得转而再去催下人们,下人们被催得逃荒一样,根本核对商量不及该带哪些东西,胡乱着往车上搬,搬了一堆算完事。
  
  张兴志啃着个包子赶到大门口的时候,要出行和送行的其他人都已经在了,以张巧绸为中心点的送别圈气氛比先前还要沉重悲痛,不像送行,堪比出殡。
  
  这种情形下,负手站在一边的张推官被对比得像个刽子手,站在他旁边矮了一大截的珠华则像个小刽子手,这甥舅俩,一个脑门上贴着“冷血”,一个脑门上写了“无情”。
  
  珠华的外貌更无害些,但她的表情弥补了形象的不足——因为张推官只是没表情而已,她却是笑嘻嘻的,眼睛弯弯,满脸兴味,只差摸出把瓜子来,幸灾乐祸之意一览无遗。
  
  珠华是故意的,就她来说,其实不觉得张巧绸被送到乡下两年是多严重的惩罚,也不为此波动多少情绪,但既然张巧绸表现得好像不是去乡下,而是下地狱一样,那她不配合一下,岂不白费了她一大早被乱糟糟的人声吵醒,特地跑来送的这趟行?
  
  她的演技还不错,因为张老太太余光里瞄见她,脸瞬间就僵了,没空也不好说她,只能扭了脸,加倍可怜自己的女儿,搂着张巧绸哭道:“我苦命的巧巧啊……”
  
  张兴志直着脖子,把最后一口包子噎下去,拍着心口道:“我的娘,噎死我了——巧绸还哭啥呀,这死催活催的把我催出来,倒又不走了?”
  
  张推官上前两步:“这就走了。巧绸,上车罢。”
  
  张巧绸的哭声停了片刻,从张老太太怀里□□,迷蒙着红肿的眼睛望向面前的宅院,要离开这锦绣丛的无边恐惧刹那将她淹没,她如溺水般,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响,人向后便倒,似乎真要抽过去了。
  
  张老太太吓得不轻,死死抓住她胳膊扶住了她:“巧巧,巧巧,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娘啊!”
  
  珠华踮起脚尖围观——装病?呃,好像不像,张巧绸要有这么精湛的演技,当初就不会被她一眼识破吓跑了。
  
  张巧绸整个瘫在张老太太身上,脸色惨白,张老太太抱着她胡乱唤了好一会,才把她唤得有了回应,打牙缝间挤出几个字来:“我、我不回老家……”
  
  “好好好,不回,不回!”张老太太没口子地答应,转头就盯住张推官,嘴唇剧烈地颤抖着,“老大,我知道你心狠,我也不求你了,可是你看见了,巧巧都这样了,你总该让她缓两天吧?缓两天再走,这你总不会也不答应吧?”
  
  张老太爷被这突发事件弄得呆了片刻,反应过来后愁眉苦脸的,向张推官道:“老大,就让巧巧先留两天罢,这总不能病着叫她上路啊?大夫呢,快去请个大夫来。”
  
  张兴志精神了——哈哈,他就说嘛,这后娘哪是个善茬,原来在这儿等着呢,说什么缓两天,这一赖下来,还能有走的时候?他不用跟着去吃风了,太好了。
  
  事关未来,张兴志忙殷切地看向张推官,就等着他金口一开,吐出个“好”字来。
  
  珠华也看向张推官,等着看他如何处置。
  
  众人瞩目里,张推官薄唇微动,欲待说话之际,忽地若有所觉,目光一凝,往隔壁宅院看去。
  
  隔壁大门处有人影晃了晃,须臾,转出来,原是一名同张推官差不多岁数的中年男子,衣裳也和张推官穿的一样,青袍公服,胸前绣展翅鹭鸶。
  
  张推官迎上去拱手:“赵大人。”
  
  这位赵大人既然能住在府衙官署,自然也是应天府的官员了,他现任通判一职,品级较张推官略高,张推官是从六品,他是正六品,不过要论实际职权,却是拼不出个高下——因为虽然同为府衙佐贰官,但推官这个职位国朝定死了一府只设一人,在编制上可以向作为正印官的知府看齐;可通判不一样,它是不定员的,视各府县情形数目不等,就应天府而言,这是旧都,配置必须豪华些,于是足足设了五个。
  
  虽说各自划分了管辖范围,但实际日常中不可能真那么井水不犯河水,总有矛盾冲突处,碰上政敌互相扯后腿也不鲜见,同一言而决的推官比起来,总是不那么惬意了。
  
  赵通判打了个哈哈,热情地迎上来:“张大人早啊!”
  
  ——他不是真跟张推官的关系有多好,纯是因为先前缩在自家大门里,偷看人家热闹看得正起劲来着,这一不留神被抓个正着,未免汗颜,只得故作个热乎的样子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