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洪荒历 > 第三十三章:天命之世与堂堂之师 上,中,下

第三十三章:天命之世与堂堂之师 上,中,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ps:好久不见的ps,还有三更,奉上)
  
  “天命吗?有些意思。”
  
  昊拿着一块竹简看着,边看边默默念叨着。
  
  这几日里,昊除了挑选出了五千青壮军队加以训练,其余的时间就是从谢安等人口中不停的掏出这个世界的各种书籍内容。
  
  谢安四人不亏是大世家子弟,个个都是学富五车,昊这一掏,就从他们口中念出了许多这个时代的书籍名篇,而昊也是来自不拒,凡是听到的书籍内容,都被他雕刻在了竹简之上,这附近山林恰好有一片竹林,昊命人砍了许多竹子,他有超凡实力的肉体,又有亚超级状态,随手拿一块小石头,刻字速度比谢安等人回忆念字的速度还要快,一下子就刻了好多竹简书来。
  
  谢安等四人居然也不见外,看了昊的如此能力,个个都是大呼惊喜,昊看过的竹简,他们也都拿起来细细品味,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书是一辈子都要看的,时时温习之,自会对书中内容有新的理解,温故而知新嘛,本来他们来到这北方,自也不可能带上许多书籍,所以也好久没看过了,这时候昊复刻下这些书籍,他们自然不会客气了。
  
  而昊看的这些书籍,只是这个世界无数书籍中的一小部分,多是谢安等四人口中儒家学派的书籍,别的杂书也有,基本就是名为道家的了,再别的就少得很。
  
  按照四人的说法,在知识学界中,这个世界有诸子百家的称呼,其中作为显学的是儒家与道家,别的家则多因为朝代变更而逐渐没落消失了,但是要寻找的话,应该还是可以找到一些传人的。
  
  昊就从四人所念出的书籍中,看出了一种时代的变迁感,比如儒家这一派系的学说,在汉帝国最强盛的汉武帝时期,其代表思想是公羊学派,这一派系的核心思想就是复仇,而且是酷烈的复仇,绝不宽恕,绝不原谅,那怕是十年百年,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只要还有血脉存在,就一定要将仇敌斩尽杀绝的极端,当然了,书籍中肯定不可能如此极端,但是在昊的认知中,这个学派越是研究深入,越是可以明白到那刻入骨子里的复仇铁血。
  
  然后时代变迁,按照谢安等人的说法,现今儒家最显世的学派则是鲁儒,其核心思想则是仁恕,说得好听,但是昊仔细看过其学说书籍,再结合自己所学到的知识来理解,当即他就明白这一派的思想缘由了。
  
  一是当今世道乃异族大兴之世,汉人隐没,甚至若非之前那徐文闹腾一番,汉人已有灭族灭种的征兆,所以这鲁儒一派说得好听是仁恕,说得难听就是当了鸵鸟,甚至为了不丢面子,还要自作死到底才是,在昊看来根本就是一无是处。
  
  你仁义礼数再是了得,异族要吃你就是要吃你,你这仁义礼数是做给谁看?
  
  真正能够活下去,能够让族群变强的可不是什么仁义礼数,而是切实的力量,不管是制度,文明,科技,魔法,超凡,只要能够带来力量的就是好的,在昊看来,这公羊学说就可以带来名为复仇的,众志成城的力量,这个就是好,而鲁儒学说就尽是对内仁义之道,这个其实毫无意义,洪荒大陆可是比这个世界要残酷不知道多少倍,昊对这个世界的学说自有他自己的感官。
  
  除了这些,昊在他所读到的这个世界篇幅之中,还看到了天命二字。
  
  天命只有两个字,但是要解释起来就需要极大的篇幅了,甚至连昊自己都并不是完全明白。
  
  这涉及到了因果,命运,天道等等极高层次的东西,这在魔法师们的研究中,都只有传奇以上魔法师才可能会涉及,而且只是涉及到皮毛而已,那怕连圣位神灵都只是知道明白,也没有完全涉及控制其中。
  
  用简单的话语来说,所谓的天命应该是世界与生活在世界中的人类的统合意识,在洪荒大陆的魔法学界里也有一个称呼,天道,或者盖亚。
  
  昊从这些书籍中就看到了天道的存在痕迹,汉民族的古老贤者们,或者传奇魔法师们,他们在自己所立下的学派书籍中都有提到天意民心,其中集大成者,估计是儒家传奇魔法师董仲舒的天人感应吧?
  
  按照昊所看到的这些书籍中的说法,这个世界是有名为天命的规则存在的,虽然有所谓的民心即天意,但这也只是天命的其中一个补充,昊的理解是,这个世界是有因果,命运等规则的低魔世界,只是这个天命规则有着一些缺陷甚至矛盾。
  
  比如这个世界的历史上,昊就看到了非常有名的一个矛盾点,即汉帝国第二次立国复兴的那次,昊知晓这段历史后,他认为这个时代的天命是汉灭,新的王朝兴起,由此引发的一系列事件都是照这个方向而行,但是那时候汉的民心其实未失,由此天命本身就出现了矛盾点,光汉武帝刘秀诞生而出,昊认为这个传奇魔法师兼汉帝也得了部分天命,所以才有了争端,而最后显然是刘秀获得了胜利,承了天命,再兴了汉朝第二帝国。
  
  所以,这个世界的天命并非是一成不变的,也并非是不可更改的,但是需要的不是单纯一个超级强者横压当世,而是在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的人心所向,若不如此,天命就会发动反击,甚至可能会出现昊在精灵族所看到过的书籍里提到的,类似于天罚天劫一样的情形。
  
  甚至昊都能够想象,那徐文为什么会被雷击了,若这个世界真的是有天命的世界,那么提出了打土豪分田地之类想法的徐文,是逆了时代天命的,倒不是说不能够打土豪分田地,而是需要一步一步来,什么样的生产力水准,什么样的社会文明度,什么样的政治结构,就要采取什么样的行事制度,不因地适宜,再好的制度反倒会造成拖累。
  
  “所以了,不但需要一套行事制度,还要符合这个时代,同时要争得天命,也就是要争得人心,按照他们书籍里的说法就是必须要符合正统,对吧?”昊喃喃自语着。
  
  说实话,看书看到这些,再结合徐文的事情,昊自己的知识体系理解,以及英所描述的汉帝国等等,昊对于这次获取汉人的精神,龙脉,大运这三方面总算是有了一些头绪,而且徐文的前车之鉴,也让他对于靠个人的超凡之力碾压凡俗有了警惕。
  
  另一方面,在昊边读书,边不停训练各只民兵时,四个世家青年也在队列中熟悉着他们以后要掌管的部队,虽说他们是世家子弟,个个都是享受惯了的,各种荒唐事都做过,不过这时候他们反倒是静下心来跟随着自己的队伍一起训练,他们也想要看看昊的练兵方式。
  
  古时开始就有各种传世的精兵,一分地域,二就是这训练方式,依照不同的训练方式,会训练出不同的精兵来,比如三国时期的虎豹骑,白耳兵等等都属于此种,他们也想要看看这神秘的刘姓皇室后裔是否真有大能。
  
  要知道虽然他们已经拜主,但是眼前之世乃是大争之世,主择臣,臣也择主,若是想要在这个世道打下一块地盘,称王称霸,那光是靠着昊的个人实力就可以达成,但若是想要复兴第三汉帝国,那真可谓是满世皆敌,文韬武略是一点都少不得,而且光是这样都还不够,还必须要超出文韬武略许多许多才行。
  
  从南往北,匈奴、鲜卑、羯、羌、氐无一不想灭绝汉文化,即便他们愿意接纳晋人进入他们的高层,愿意汉化,但那也不过是为了更好的统治这个世界,更有杂胡纵横中原,晋人的数量甚至都还没有胡人多,而南方晋朝,更是不可能看到任何汉旗立起,因为这事关正统,他们甚至愿意胡人统治中原都行,但是汉人绝对不行,若是汉旗真的立起,那么晋朝诸公将会夜不能寐,这必是他们的大敌。
  
  换句话说,这个时代是一个恐汉,灭汉的时代,没有炎黄血统的外族还可以称汉,但是有炎黄血统的人敢称汉,必是天下共击之,不死不休的那种。
  
  所以昊的出现,乃是逆了这天下之大势,这绝不是区区个人武力就可以搞定的,若真要个人武力搞定,那行啊,一拳灭地,一拳开天,那就真成了,但真是这样的存在,天上仙境为什么不去,还要来这凡尘俗事干什么?
  
  更何况徐文被雷击,这在许多世家里都有了认知,那就是逆了这天下大势,又不尊晋朝的正统,这必是天人感应之下,连天都罚之了,获罪于天,无所祷也,所以,他们其实对于昊以个人武力来进行碾压是有些担忧的,而这次昊决定以青壮为军来进行反击,反倒是让这四人松了口气。
  
  只是昊的训练让四人百思不得其解,昊既不练阵法,也不练对战,只是让所有人站队列,然后训练全队以最完整的姿态与速度向左向右,向前向后移动,这根本就不正常好不好,唯一稍微正常的,估计就是让所有人砍了竹子后,以竹枪来向前刺击,除了这个,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四人觉得了不可思议,觉得了尴尬,因为那怕是最最最低级的武官都知道少许练兵之法,甚至是那些泥腿子们都知道一些皮毛,至少知道对战之时,要阵列兵在前不是?
  
  可是昊的训练却反其道而行,根本没有阵列在前的说法,四人一时间甚至觉得了尴尬,为首的谢安在一次与昊一起吃晚饭时,隐晦的提出了他在谢氏之中曾经有段时间精研兵法兵书,虽然只会纸上谈兵,但是也有一些能力。
  
  对此,昊的回答是,知道了,就没有了下文,这就让四人更是尴尬了。
  
  不过四人倒也没那么担心,这些青壮不过是最底层的流民罢了,甚至可能连流民都算不上,他们的主公救了他们一命,这已经是大恩德了,就算全部死在被羯族的追兵追杀中,这也只是命中该有罢了,而昊的个人武力无碍,千军万马都视之等闲,便是兵败也不过是少了一些民众跟随而已,而他们是主公的家臣,唯四的家臣,他们和主公自是可以轻松离去,所以便是这里人全部死光了也无妨,这反倒可以让他们的主公重视兵法兵书来,也可算是一失一得罢了
  
  就如此,十日时间飞快过去,自战场上收获的粮食与肉食都已经快要吃尽,练兵最是消耗粮食,即便昊的练兵如此与众不同,但是连续十日的队列,站姿,刺击,快速奔跑等等,这也会让这些士兵消耗额外的食物,昊对此倒也无所谓,让这五千人敞开了吃,对于别的民众也没有什么克扣,至少每日里两顿干食加肉是有的。
  
  这在流民之中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便是他们没有遭遇兵灾,平日里也都是两餐稀食,肉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有,一年吃上一回肉都是大户人家了,最多就是各种佳节时稍微把食物弄干些,而这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若家里有古稀长辈,甚至会被骂败家。
  
  所以昊的这种做法,让诸多流民们都产生了不靠谱的想法,士兵吃好一些是为了训练,他们吃这么好又是为了什么?
  
  这十日里,甚至有流民暗地里开始逃亡,他们觉得昊迟早会落败,到时候他们也难逃死亡,至于之前战场的救命之恩,对于这些只想要苟且活下来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逃亡的只是少数,更多的民众们想不到那么远,而且这里好吃好喝好住,也没有性命之忧,人都是有惰性的,这些流民们所想的是再多待一日,再多待一日,再多待一日,就能够多吃饱一天,结果大多数的流民们就一直待在了这里了。
  
  十日之后,昊暂停下了继续读书的事情,这十日间,他只是训练这五只部队简单的队列,行走,刺击,迂回,同时挑选出了各只队伍中屯长,曲长等等,同时给谢安四人发布了他的指挥命令,这比之前他初次使用风后八阵图时的命令要繁琐了一些,毕竟这里可没有魔法塔用魔法网络来传递命令,所以以旗号,以军中斥候来传递,每个指令都稍许复杂。
  
  不过还算好,谢安四人都表示没什么问题,事实上,昊所不知道的是,谢安四人所习的兵书兵法上的战阵命令比这更要复杂得多,甚至许多兵书中的描述都是云里雾里的,充满了玄学的味道,甚至以诸多经典书籍来命名,仿佛是密码一般复杂,比如孙子阵法兵法,军指阵法兵法,老子阵法兵法等等,仿佛这样玄之又玄就很厉害了一般,甚至还有斗阵之说,而像昊所发布的战场命令反倒是简洁明了,向前向后向左向右,根本没有任何迷糊的地方,反倒是让谢安四人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然后在第十一天,昊大清早就命令亲卫与执法队发布命令,大营开启,流民在后,军队在前,向着北方某处行军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