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余生请多指教 > 第十章 亲爱的顾魏

第十章 亲爱的顾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对年轻的父母,隔着车厢走道面对面坐着,他们的宝贝蹒跚学步,像小火车一样,从爸爸怀里走到妈妈怀里,再从妈妈怀里走到爸爸怀里……如此重复。忽然,宝贝半路改变路线,向顾魏冲来,然后,一下扑在了他腿上。顾魏立刻弯腰把宝贝扶住,怕停站的时候孩子因为惯性摔着。然后,发现宝贝不撒手了,就那么抱着他的腿,昂着脑袋看着他,看了半天,做了个介于玛丽莲梦露经典索吻和吹泡泡之间的表情。
  
  宝贝坚决地抱紧顾魏的腿,任父母拉也拉不动。顾魏一脸尴尬地看向我。
  
  我笑:“你就当提前锻炼一下吧。”
  
  顾魏耳朵都红了。想了想,索性蹲下来。宝贝松手,站在他怀里对着他眨巴眼睛。
  
  顾魏试着抱他,宝贝倒也很配合,一个胳膊还搂住了他的脖子。
  
  顾魏抱着他站起来,抱了一站路,一直拿无比轻柔的声音和他交流:“叔叔一会儿要下车了,你去找爸爸好不好?”
  
  一直在我们下车前一站,才把宝贝放到他爸爸怀里。
  
  下了车,顾魏扶了扶额:“我汗都紧张出来了……”
  
  顾魏:“我下礼拜出去开会。”
  
  我:“嗯。”
  
  顾魏:“大概四五天。”
  
  我:“嗯。”
  
  顾魏:“怎么了?”
  
  我:“累不累?”
  
  顾魏不作声。
  
  陈聪说:“大老爷们活得跟和尚一样,不抽烟不喝酒,定点睡定点起,还经常有突发情况。不养好身体,四五十岁就扛不住,退休就离棺材不远了。你看看手术安排表!”
  
  医生爹说:“我们都不想让孩子走这条路,因为自己一路过来自己知道一路有多苦。”
  
  这个行业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而我只能抚着顾魏的后背对他说:“累就告诉我。”其实并不能帮上什么忙。
  
  一节一节抚过他的脊椎,想他每天低头站在手术台前那么长时间。
  
  顾魏:“前两天和你爸打电话,他说退休了想搬来x市。”
  
  我“嗯”了一声。
  
  顾魏把我圈进怀里:“等爸妈们都退休了,再要孩子吧。”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突然提起这个事。
  
  顾魏:“我太忙了……顾不上你。”
  
  我:“没事。我自己ok。”
  
  顾魏:“不行。”
  
  我:“顾魏——”
  
  他的声音很轻却不容商讨:“不行。”
  
  我:“你想要四十岁才当爸爸吗?”
  
  顾魏:“嗯。”
  
  我:“请月嫂就行了。”
  
  顾魏:“不行。”固执得根本没有商讨余地。
  
  我对孩子其实并没有那么执着,以前甚至觉得,有没有也无所谓。但是有一年冬天,出门的时候,看到医生爹帮爷爷拉大衣拉链,再围围巾,牵着他的手出门。我在后面看着他们爷俩手拉手走,突然觉得,倘若没有子女,那么奶奶走后,爷爷的日子得有多难熬。子女是伴侣的延续,倘若伴侣走了,只有子女能给予精神上的支持和情感上的缓和。
  
  然后,就有了要孩子的念头。
  
  现在,这却成了顾魏的心事。
  
  他们医院,a主任的太太生孩子的时候,a主任正在手术,一下手术台听说胎位不正,衣服没换就赶去了产房;b主任是老来得女;c主任读研的时候早早生子,孩子初中就送出国,现在一两年才能见一回。
  
  b主任劝顾魏:“你接下来两年任务很重,小林还年轻。”
  
  顾魏难过起来不声不响的,看得我心口疼。他很少对我提什么要求。
  
  我抚抚他后背:“好。再等两年。”
  
  顾魏轻轻叹了口气。
  
  我:“所以你更要照顾好身体。我不在的时候,也要该吃吃,该睡睡,你的保养任务比我艰巨。要是再让我发现你吃饼干,你就麻烦了。”
  
  顾魏:“嗯。”
  
  我:“外卖不好吃,好歹新鲜啊。”
  
  顾魏笑:“嗯。”
  
  等我迷迷糊糊开始有困意的时候,他轻声在我耳边说:“我们就生一个,一个就行。”
  
  那种一本正经却又带着小兴奋的口气,听得我想笑。其实,他一直很喜欢孩子。
  
  我:“那多浪费你的基因啊!”
  
  顾魏不吭声了。
  
  我摸摸他脸:“亲,努力奔着双胞胎去啊。”
  
  顾魏终于被我逗笑,沉沉睡去。
  
  印玺来x市办事,我立刻要求:“把儿子带来。”
  
  接到了儿子,我对印玺说:“你去忙你的吧,我和南瓜二人世界了。”
  
  我把南瓜一抱:“想不想我?”
  
  南瓜脑袋点点。
  
  到家玩了一会儿,南瓜:“饿。”
  
  “想吃什么?”
  
  “南瓜饼。”
  
  =_=吃东西需要和名字挂钩的吗?
  
  家里没南瓜,我问:“土豆饼行吗?”
  
  瓜瓜摇头。
  
  我:“红薯?”
  
  瓜瓜抬头看着我。
  
  我赶紧引导:“上回姨妈给你买过的,烤地瓜记不记得?地瓜也是瓜啊。”(瓜瓜对“瓜”这个字很执着。)
  
  瓜瓜想了想,点点头。
  
  蒸地瓜的时候,顾魏回来了。
  
  我:“瓜瓜,叫姨父。”
  
  瓜瓜:“i——f。”地道的英式口音。
  
  我:“姨——父——”
  
  瓜瓜:“i——f。”
  
  =_=
  
  顾魏把瓜瓜抱到怀里:“叫姨爸爸。”
  
  瓜瓜:“姨~爸~爸~”
  
  好吧,顾魏你赢了。我挫败地去厨房完成我的地瓜饼。
  
  地瓜饼出锅的时候,瓜瓜萌翻了!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伸出一根圆乎乎的手指头指着电饼铛里一个一个的小圆饼:“滴瓜——滴瓜——”
  
  然后扭过小屁股对着我张开小胳膊:“抱。”立刻抛弃顾魏。
  
  午睡。
  
  我躺床上,瓜瓜趴我身上。我心口热乎乎的,特美。
  
  等醒来,发现,胸口一摊口水。
  
  睡醒之后,顾魏帮瓜瓜穿衣服,穿好了,手一松,迷迷糊糊的瓜瓜直接扑通往床上一坐。
  
  顾魏把他抱起来:“瓜瓜?”
  
  瓜瓜闭着眼睛点头,顾魏一松手,又扑通坐到了床上。
  
  顾魏直接笑场。
  
  瓜瓜开始蹒跚学步,整个人呆萌呆萌的。草坪上,他两只手握着顾魏的手指,小腿一踱一踱地往前走,以很销魂的姿势踢面前的皮球,踢踢踢,自己踢得笑出来,逗得顾魏跟着笑。
  
  我和印玺两个人坐在椅子上聊天。
  
  印玺是个很少八卦的,难得地问道:“有没有要孩子的计划?”
  
  我:“过两年吧。”
  
  印玺:“两边父母跟你们谈过吗?”
  
  我:“没有。他们自己就挺晚婚晚育的,所以都挺开明的。”
  
  印玺看了看远处的一大一小:“医生挺喜欢孩子的。”
  
  我:“他一直都很喜欢孩子。只是工作忙,他怕到时候照顾不上,想稍微晚两年等我妈和我婆婆退休了。”
  
  印玺:“那你呢?”
  
  我:“还好,只要别老得生不动就行。”
  
  顾魏把瓜瓜扛在肩头往我们这走,瓜瓜抱着他的脑袋咯咯直笑。
  
  我拍拍手:“来,姨抱。”
  
  瓜瓜从顾魏怀里滑进我怀里,在我脸上吧嗒亲了一口。
  
  喂瓜瓜酸奶的时候,我扭头看顾魏,他正看着瓜瓜出神。
  
  我轻轻喊了他一声,他抬起睫毛冲我浅浅一笑。
  
  晚上,顾魏坐在床上,手里端着书走神。
  
  我问:“想什么呢?”
  
  顾魏:“没什么。”
  
  我叹了口气:“顾魏,我不在乎什么时候有孩子,不在乎ta是男是女,不在乎有几个。我在乎的是,你是ta的父亲。ta是你带给我的,这才是最重要的,别的都不重要。”
  
  我摸摸他的脸:“我们只是晚两年而已。不要把ta当成心事,觉得抱歉或者有心理负担。”
  
  顾魏轻轻“嗯”了一声。
  
  因为孩子的事情,实在是让我和顾魏两个人各自有话难言,胸中千回百转,就差没豁出道口子来了。现在终于被我逮到了罪魁祸首!
  
  我出国的那段时间,某次林老师顾魏翁婿闲谈:“林之校她姥姥生她妈的时候,难产,那会儿到处调血。然后,林之校她妈生她的时候,早产、难产。那时候产房是不让男同志进的,但是情况太紧急,我全程在产房里陪产。就看着她在那疼,疼到后来,已经喊不出声了,太遭罪了。”
  
  我说:“您跟顾魏讲这些干吗啊?”
  
  林老师:“讲你来得多不容易啊!”
  
  我:“您知道您把顾魏吓出什么心理阴影了吗?”
  
  林老师:“什么?”
  
  我:“他坚持我身边必须有一堆人照顾着,还必须得是亲人,才能要孩子。”
  
  林老师:“哦。那挺好啊。”
  
  我:“不是啊!我说……唉……”林老师,你让我说您什么好呢?
  
  我整个人郁卒得不行:“是生孩子,您吓他干吗啊?”
  
  林老师:“没吓他啊。我就是告诉他女同志生孩子是个非常危险的事,自古都是鬼门关前走一趟。”
  
  我=_=:“他是医生,他能不知道生孩子是怎么回事吗?再说难产又不遗传。”
  
  娘亲:“你爸也是为你好,况且我们家骨架子都小。”
  
  我望着我亲爱的家人,泄气:“我剖腹产还不行吗?”
  
  林老师突然一抖擞:“剖腹产,那你们就打算生一个啊?”
  
  我:“嗯。”
  
  林老师:“那……那给哪边带啊?”
  
  娘亲:“关你什么事啊?自己孩子自己带。”
  
  林老师:“那不行啊,那我退休了我干吗啊?”
  
  娘亲:“你就不能陪陪我啊?!”
  
  晚上睡前前,我拽拽顾魏的袖子:“我爸之前跟你说的什么难产的那些,你不要多想,这不遗传。”
  
  顾魏一边看书,一边淡淡“嗯”了一声,掀起眼皮把我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小心点好。”
  
  =_=
  
  父母来x市办事,离开之前,和医生爹妈还有爷爷一起吃了顿饭。不知道家长们怎么脑电波交流达成一致,一搁筷子就给我们下指标了。
  
  三十岁生孩子。从现在开始,抓紧享受二人世界,一边享受,一边调养身体。能不加班就不加班,能不熬夜就不熬夜,能不沾酒就不沾酒,能不吸二手烟就不吸二手烟。
  
  我和顾魏:“……”
  
  医生娘:“就这样吧,你们也不要再为这个事情闹什么别扭了。”
  
  顾魏:“我们没闹别扭……”
  
  娘亲:“嗯?”
  
  我们是不是平时太和谐了,导致我们稍微不和谐那么一丁点就跟出了什么大事似的?
  
  顾魏失笑:“父亲大人母亲大人们,我们俩真挺好的。”
  
  我迅速点头,点点点。
  
  医生爹:“唉!你们两个……”
  
  气氛突然就变得惆怅了。
  
  顾魏捏捏我手指,我立刻:“爸,妈,我们俩挺好的。”
  
  顾魏笑:“相亲相爱得不得了。”
  
  我囧囧地附和:“啊!相亲相爱。”
  
  爷爷笑:“好了,别操心他们俩了,我看他们好得很。”
  
  我和顾魏猛点头。
  
  气氛又突然转了回去,俩娘又开始聊旅游的事,俩爹又开始聊工作的事,爷爷笑眯眯地看着我们俩:“吃饱没有?吃饱陪爷爷散步。”
  
  顾魏:“不会给我们上思想政治课吧?”
  
  爷爷:“上什么课啊,就你们俩这黏乎劲儿?”
  
  其实家长是组团来调戏我们的吧?
  
  晚上关了灯,我很小声地说:“顾魏,我申请个事儿。”
  
  顾魏:“什么?”
  
  我:“能……稍微……提早一点吗?”
  
  顾魏:“嗯?”
  
  我:“我二十二岁认识的你,三十生,岂不是步了林老师的后尘,八年抗战?”
  
  顾魏:“嗯,批准了。”
  
  我刚在心里“yeah”了一下——
  
  顾魏:“那就七年吧。”
  
  我……七是你幸运数字吗?这么执着?
  
  我:“你想四十岁再当爹啊?!”
  
  顾魏笑:“不会算数了?你二十九我三十五。”
  
  我:“那第二个不就四十了吗?”
  
  顾魏突然一愣:“林之校——”
  
  我:“那个……那个,我想了一下,我觉得,两个孩子挺好的,互相有个伴儿,独生子女都太孤单了。你看,我和小仁,从小做伴,长大了性格多讨喜啊,你再看大哥……”
  
  顾魏:“你剖两次吗?肚子上两道疤?”
  
  我试图活跃气氛:“这个……要么,一个位置剖两次?”
  
  顾魏:“林之校!”
  
  我:“……”
  
  顾魏躺好:“一个。睡觉。”
  
  我:“……两个。”
  
  顾魏:“!!!!!”
  
  我:“报效祖国啊!现在老龄化这么严重。”
  
  顾魏:“两刀。”
  
  有这么谈话的吗?!无力……
  
  我永远不知道你多爱我,如同你永远不知道我多爱你
  
  和顾魏去看爷爷。坐在茶海边看着爷孙俩并肩站在露台上打太极。
  
  跨越了近六十个年头,他们的眉眼和骨子里的神韵,如出一辙。
  
  我说:“顾魏,六十年后,你要是保持着爷爷这个状态,我就一天给你写一封情书。”
  
  顾魏:“为什么要等到我七老八十的时候?”
  
  我笑:“因为怕你被别的老太太拐跑了。”
  
  跟同事学了杂粮小煎饼,爷爷站在我旁边看我做试验。第一块出来,爷爷尝了一下:“不错。”
  
  顾魏进来:“你看你,笑得那叫一个甜。”
  
  我:“哎……”第一次就这么成功必须高兴啊!
  
  爷爷笑:“小家伙,你吃醋吃到我这儿来了。”
  
  奔四的顾魏同志,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一直被我喊作“小家伙”。
  
  顾魏洗完澡往床上一趴,伸懒腰。
  
  我跟着往他背上一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啊!”
  
  顾魏:“那上一百年你干吗去了?”
  
  我:“吃斋念佛,行善积德。”
  
  顾魏失笑。
  
  我:“投胎之前我还做义工,帮孟婆灌路人,灌了一个又一个,灌了一个又一个。”
  
  顾魏:“啊……”
  
  我:“然后看到一个喜欢的,觉得,噫,这小相公不错,mark一下,就转身跟着你投胎了。”
  
  顾魏:“……”
  
  一次顾魏值夜班,我一个人不知道晚饭吃什么,在厨房东摸摸西摸摸,壁柜拉开,发现被打入冷宫许久的烤箱。于是搬出来研究食谱。烤了条黄鱼,顺手包了个红薯放进去烤,不亦乐乎。
  
  第二天早上,顾魏回来,看到厨房的烤箱和半个红薯(太大了没吃完),到卧室问我:“你昨天晚上吃的烤红薯?”
  
  ???我:“嗯……”(还没醒透。)
  
  于是十分钟后爬起来,发现顾魏在厨房里乒乒乓乓。
  
  我游荡过去,豆浆机在转,电饼铛在烤南瓜饼,烤面包机开着,烤箱开着,微波炉在转,平底锅还在煎东西。
  
  我:“你没吃早饭吗?”
  
  顾魏:“没认真吃。”
  
  我:“你在检查厨房所有的家用电器吗?”
  
  “看你太可怜了。”顾魏一边翻火腿,一边说,“我不在家,你晚饭也太凑合了吧?”
  
  我:“我昨晚上一条烤鱼、一盘沙拉、一杯果汁、一盘烤红薯片,荤素搭配营养齐全。”
  
  顾魏:“……”默了一会儿,撇撇嘴,“我就是心血来潮想给你做顿好的。”
  
  还有一次,他值完夜第二天交班之后,临时出了些情况拖延了时间,回来的路上又碰上堵车,到家已经快一点了还没吃午饭。
  
  我想缩短时间让他赶快吃,于是就问:“你想吃饺子还是面?”
  
  顾魏:“不怎么饿。”
  
  我做了一大碗蔬菜菌菇汤。
  
  刚才还说不饿的人,洗完澡晃出来,就端了筷子开吃。
  
  顾魏:“我怎么就做不出这味来?”
  
  我:“因为你不滴芝麻油。”
  
  顾魏醍醐灌顶:“哦!”
  
  我:“也不放紫苏叶。”
  
  顾魏一副打通任督二脉的表情:“原来老婆就是芝麻油加紫苏的味道。”
  
  在书房写东西,突然心率过速,胸口闷得喘不过来,出不了声,把手里钢笔抛到地板上。顾魏在外面听到声音问了句“怎么了?”走进来,手里书扔到一边,跑过来把我抱到地板上放平。
  
  我摆摆手,一下一下抚过胸口,过了一会儿缓了过来:“没事了。”
  
  顾魏依旧皱着眉头。
  
  我:“突然喘不上气。”
  
  顾魏:“以前出现过这种情况吗?”
  
  我:“就是普通的窦性心律不齐。”
  
  顾魏:“什么时候查出来的?”
  
  我想了想:“好小了,小学初中吧。当时医生说青少年比较常见,大了就好了。”我摸摸他的脸,“别紧张。”他胸口和后背都出汗了。
  
  尽管顾魏打电话回家,娘亲翻出若干年前的诊断读给他听,我还是被拎去医院又做了检查。时隔多年,再次背着holter回家。
  
  坐在沙发上和顾魏大眼瞪小眼。
  
  我试图搞笑:“像不像机器人?”
  
  顾魏一点也不配合,面无表情。
  
  我:“没事的。”
  
  顾魏依旧面无表情。
  
  我笑着去揉他脸:“如果我出厂有问题,允许你找我妈退货。”
  
  顾魏:“什么跟什么啊!谁要退货了?!”
  
  晚上,和顾魏肩并肩躺着聊天。
  
  我摸着身上的电线:“变形金刚有人爱,变形女金刚没人爱。啧,这个手感……”
  
  顾魏:“昨天你嘴都白了。”
  
  我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没事。说明我还小着呢。”
  
  第三天去医院拆holter。
  
  晚上睡觉,顾魏把我圈在怀里,一只手贴在我胸口。
  
  顾魏:“我怎么觉得你心跳还是有点剧烈。以后一定要注意。”
  
  我:“……”
  
  任何女人胸口放了只男人的手,心跳都会不正常的好吗?
  
  一次出差,对当地的一种花粉过敏,回来之后身上起了大片的水泡疹,刚好是六七月的天气,实在是——心情焦躁。
  
  醒着的时候还好,睡着了意志力比较薄弱——
  
  顾魏:“手不要抓。”
  
  我:“痒。”
  
  顾魏:“女孩子身上不能有疤。”
  
  “……”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顾魏叹了口气,把我扣在他怀里,抓住我的双手:“睡觉。”
  
  他就那么整晚扣着我的手,扣了三天。
  
  我要出差,出差前一天整理更衣间,顾魏站在旁边看。
  
  我挑了十件衬衫,五条裤子,搭配好,按顺序挂好,告诉他:“你按顺序穿就行。”
  
  算了算时间,外套从厚到薄:“降温换厚的,升温换薄的。”
  
  鞋子单独一排,想了想:“跟着感觉走,实在不知道怎么搭就……就乱搭。”
  
  顾魏失笑:“我要步林老师的后尘了,这么着我迟早要丧失自理能力。”
  
  我:“啊哈,那再好不过。最好是你离了我就不能活。”
  
  顾魏撇嘴:“你终于暴露内心阴暗面了。”
  
  =_=
  
  晚上,关了灯,顾魏轻声说:“林之校,你在外面注意安全。”
  
  我“嗯”了一声。
  
  他看着我眨了眨眼睛,最后凑过来在我额头上亲一下。
  
  我趴进他怀里:“你在家注意休息。”
  
  我们都不是习惯把“爱”挂在嘴边的人,相恋这么多年,我们从没问过对方“你爱我吗?”之类的问题,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问,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质疑过这个问题的答案。
  
  写完一本日记,拿了本新的。顾魏看到,拿过去翻开扉页,签上自己的名字。
  
  我→_→……
  
  之前每本日记的扉页我都会随便写一句,大多是翻开新本子时的心情,诸如“goodgoodstudy,daydayup”之类。
  
  结果看到右下角顾魏的名字,就囧在那。
  
  顾魏:“你写啊。”
  
  我:“写什么啊?”
  
  顾魏:“想写什么写什么啊。”然后又补一句,“不要太奇怪就行。”
  
  我:“日记本你还给我提要求。”
  
  顾魏摊摊手,一副“您随意”的模样。
  
  我刚抽了只笔,他又在旁边:“我签了名的啊,你不要乱写。”
  
  我失笑,你是有多怕我在上面写一句“所嫁非人”啊?
  
  写完之后,递到他眼前,顾魏看了一眼,抿嘴笑笑,一副“我又没在意”的调调,继续低头看书。
  
  “我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顾魏
  
  2014.4.10”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