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第三章 奇葩丛出的家人

第三章 奇葩丛出的家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愿你平安喜乐,不枉余生。
  
  据说,性格的形成受家庭影响极大。如果说顾魏是正向影响的代表,那么毫无疑问我就是反向影响的代表。有了“不靠谱”的爹在前,导致我对顾魏身上散发出来的“靠谱”气息毫无抵抗力。
  
  然而,爷爷经过深入分析做出了总结:“顾魏看着乖,骨子里还是有调皮劲儿的,校校看着乖,其实是真乖。”
  
  顾魏听完,对我颇有深意地一笑,让我莫名觉得自己掉进了陷阱……
  
  资深美男子和皇太后的幸福生活
  
  五十多年前,林家二子诞生了,袭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模样俊俏、头脑灵光、知书达理,从小跟着父母出门,看到的人都会夸一句:“这二小子以后肯定有出息。”
  
  对此,林老爷子颇不以为然:“光长脑子,不长心眼儿。随他去吧,以后不祸害社会就行。”
  
  谁家里有三个儿子,基本上养育模式都是:老大扛门楣,老小得宠爱,至于老二——那就二着吧。
  
  于是在父母的无意识放养和自我的有意识放养下,林二成长为一个高智商低情商的少年。低到什么程度呢?数学满分,语文不及格。你以为他语文不好?no,因为他考语文的时候在睡觉,他觉得睡觉比考试重要。
  
  林老爷子工作繁忙,难得关心一下孩子,一看林二的成绩单,气得抓起来一顿胖揍,踹去补考。林二补考的时候,教室就他一个人,三个老师盯着,他毫不紧张,拉过草稿纸慢条斯理地打草稿。监考老师看着墙上的钟,看得心脏病都要出来了,一把撸下手表放到他眼皮底下:“时间!注意时间!”还剩二十分钟了作文还空着,这孩子是怎么想的?!林二听话地拽过试卷,刷刷刷开始往上抄作文,最后高分通过。所以老师都恨他!破孩子忒不让人省心了!
  
  林二基本就以这种散仙的状态一直活到了文革——被红卫兵一鞭子砸醒了。父母去劳改,兄长参加工作,他便承担起了养育幼弟的责任。家庭的变故和生活的磨炼让他学会了谨言慎行,然而,艰涩的生活他依旧活得简单而快乐,这种天生的善良和单纯伴随了他一辈子。林二耐心地熬到了父母平反,熬到了恢复高考,熬到了工作,熬到了喜欢的姑娘,熬出了自己的小家庭,然后,有了我。
  
  林老师和娘亲的爱情故事是颇具传奇色彩的。
  
  当年林老师毕业前参加了两家单位的录考,y市的通知比x市的早一天到。爷爷奶奶自然是希望孩子留在身边的,但是林老师把两份通知往枕头下一压睡了一觉,醒来很神棍地说了一句:“既然老天爷让y市的早到,说明那儿有什么等着我。”于是收拾行李挥别家人开赴y市。
  
  风平浪静了半年,和别的单位打篮球赛友谊赛,人山人海、彩旗飘飘,林老师的目光却穿过层层拉拉队员落在了对方场边负责供应饮水和毛巾的娘亲身上——这个姑娘真好看!然后就想尽方法创造机会一路猛追……
  
  那会儿娘亲住单位宿舍,和家里隔了小半个城市。一次,外婆去看她,等在门卫室的时候恰好看到林老师打门口过,当时外婆心里就想,这个小伙子,要是给我当女婿就好了。
  
  后来娘亲带林老师回家,外婆一看——哎呀,真的是他!丈母娘相女婿,当真是有眼缘的!遂对林老师特别亲切,一路绿灯。
  
  两人正甜甜蜜蜜,x市的爷爷听说了,直接派伯父走了一趟y市,告知娘亲:林老师是有未婚妻的,对方是爷爷老战友的女儿,指腹为婚、门当户对。
  
  娘亲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第一时间和林老师掰了——此后婚嫁各不相干。
  
  都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啊?指腹为婚也太扯淡了!林老师气得连夜赶回x市,结果被爷爷一顿敲打:“关进屋里饿着!”
  
  不给吃饭也阻挡不了林老师的愤怒:“不让我娶我喜欢的,我就谁也不娶。”
  
  关键时刻伯父站出来说话:“y市那个姑娘我接触了,人挺不错的,对老二也好。”
  
  再加上奶奶和伯母在一旁劝说“强扭的瓜不甜”,爷爷才勉强同意,拎着饿了三天的林老师负荆请罪,去老战友家解除婚约。据说“未婚妻”对林老师情有独钟,听此变故伤心不已,但是没心没肺的林老师一恢复自由身就连夜赶回y市。
  
  为了挽回佳人心,弹琴唱歌写诗全用上了,佳人不为所动,心力交瘁的林老师没绷住,进医院了。
  
  娘亲听说后终于心软,前去探望。林老师一见她立刻委屈了:“那姑娘我真不熟,从小到大见过几次面一个手都数得过来!我连她脸上的痣长左边还是长右边都不知道,这是包办婚姻!是糟粕!是对人性的掠夺!”
  
  两人遂和好如初。
  
  后来,林老师带娘亲回x市见爷爷奶奶,外婆有些担心娘亲不得婆家喜欢。娘亲霸气道:“又不是我上赶子要嫁!”
  
  林老师:“是是是,是我哭着求着要娶。”
  
  人心都是肉长的,感情都是处出来的,一接触发现娘亲是个靠谱的好姑娘,爷爷也就不再反对了。
  
  婚礼当天,那位“未婚妻”出现了,上来就趴林老师肩上哭。
  
  林老师直接懵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男女授受不亲,授受不亲。”推开对方迅速追上娘亲的脚步,“老婆,我是无辜的,老婆——老婆——我西装脏了怎么办……”
  
  在我们家,娘亲的意见被反对时,她会说:“你们两个姓林的欺负我!”
  
  林老师的意见被反对时,他会说:“你们两个女的欺负我!”
  
  我的意见被反对时,我憋了半天:“你们夫妻俩欺负我!”
  
  然后,这对恶劣的夫妻会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异口同声地说:“怎么地?”
  
  林老师和娘亲从谈恋爱到我出生,整整八年,他总是一脸辛酸地形容为“八年抗战”。他们有过拌嘴,有过争吵,但是感情一直都很好。人前都是严谨端庄、不苟言笑,人后——就比较黏糊了。我小时候还顾虑着“家里有个未成年,要注意影响”,等我上了大学,两个人就肆无忌惮了:早饭吃个包子都要一人一半,散个步都要手牵手,看个电视都要靠在一起,中间放广告的时候,还要亲一下……
  
  我硬着头皮抗议:“你们俩注意一点!这儿还有单身的呢!”
  
  他们俩继续异口同声:“怎么地?”
  
  不怎么地,我眼不见为净。正准备撤离到安全范围,娘亲落井下石:“与其在这嫉妒我们,不如自己找一个。”我发誓我当时脸上绝对没有任何与嫉妒有关的表情。
  
  后来,我带顾魏回家。这两个人倒是注意了很多,一起看电视的时候,都正襟危坐,一派长辈的架势。林老师看到我靠在顾魏胳膊弯里,各种不自在:“林之校,站如松,坐如钟!”
  
  我撇撇嘴:“钟倒了。”
  
  顾魏抿嘴笑得耳朵都红了。
  
  绷了一天,林老师恢复本性了。
  
  “老婆,给我剥个橙子。”“老婆,我要喝水。”“老婆,我脖子酸,给我揉一下。”
  
  顾魏在旁边,娘亲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我说:“你们俩当初在医院那么黏糊,当顾魏没见过吗?”
  
  于是乎,他们黏糊他们的,我们黏糊我们的。
  
  据姨妈描述,娘亲就没有过萝莉时代,从小就霸气外露。
  
  她嫁人的时候,外婆特地跟林老师促膝长谈:“你以后要多让让她。”
  
  我两三岁稍微有点社会意识的时候,外婆特地跟我促膝长谈:“你以后要多让让她。”
  
  其实外婆多虑了,我们父女俩在娘亲面前,向来是任其搓圆捏扁的:林老师是乐在其中,我是战斗值不够。
  
  前阵子,娘亲对家里的洗脸池有点意见,具体是哪里有意见,说不上来。
  
  娘亲:“老林,我觉得这个水池不好。”
  
  林老师正抱着笔记本玩游戏,随口附和:“哦,那就换一个。”
  
  娘亲:“要么干脆家里重新装修一下吧?”
  
  林老师头也不抬:“嗯,可以。重新粉刷一下,换个颜色,换个沙发,换个老婆。”
  
  然后,他被我妈打了一顿。
  
  林老师的外表是极具欺骗性的。我小学一年级入学前,林老师第一次出席家长会,金丝边眼镜,眉高目深,讲台上班主任长篇大论,下面家长们各自神游,就他一个人坐姿端正做笔记,班主任讲完了他还及时提问,给出建议,言辞得体,切中肯綮。
  
  第二天早上,我刚进教室,班主任就问:“你爸爸是记者还是研究员?气质真好。”
  
  所有教过我的老师,对林老师的印象都是“书香门第,斯文谦和”,对此我只能呵呵,实在说不出口他在家卖萌傲娇、幼稚无聊得有多么登峰造极。
  
  一,黏人。
  
  四十岁之前,下班到家进门第一句话:“老婆——我老婆呢?”四十岁之后,下班到家进门第一句话:“丫头——我丫头呢?”
  
  只要出差在外,就短信不断:“你知道我在哪里吗?xxx酒店xxx房。”“你知道我下午碰到谁了吗?xxx,xxx,还有xxx。”“你知道我晚饭吃的什么吗?xx,xx,xxx……”睡觉前还会发短信“我睡觉了”。娘亲一度恨不得把他拉黑。
  
  二,自恋。
  
  每天对着镜子刮完胡子都会自我感叹一句:“太帅了。”
  
  娘亲经常一脸“菩萨保佑”的表情对我说:“还好你性格没遗传你爸,不然我得累死。”
  
  林老师:“遗传我怎么了?遗传我那就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
  
  三,嘴硬。
  
  出差从来不肯带特产,觉得“商店里的特产都是骗假洋鬼子的”,可每次都带一堆回来,美其名曰“我买了给你用来得瑟的”。(这究竟有什么好得瑟的啊?!)
  
  我的性格之所以比较少年老成,主要是拜林老师所赐。二十岁那年,我就立志:“以后坚决不找林老师这样的!”长得再帅也吃不消。
  
  据说林老师内伤至今。
  
  林老师说:“我切了块肉,换了个女婿。”形容得无比血腥。
  
  在家跟我撒娇而我不理他的时候,一开始还傲娇:“我要是不生病,你这会儿还单着呢。”到后来就变成,“有了对象就忘了爹啊!”
  
  娘亲总说,林老师就是个少爷命,一辈子都学不会操心家事,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不会操心的主,在我谈恋爱这件事上,他所有的操心因子全爆发了。听说我有男友之后,他就不停地琢磨。
  
  “哎,你说她找的是什么性格的呢?活泼的还是稳重的?啧,还是稳重点好,不过活泼也有活泼的好啊。”
  
  “那男孩不会和她一个专业的吧?那以后两个人都在外面跑啊,这不行。”
  
  “白皮肤还是黑皮肤?嗯,肯定是白的,黑的和她不搭调。”
  
  “哎,那男孩工作了没有啊?哪里人啊?能不能跟着她回y市啊?最好是能跟着回来。”
  
  第一次带顾魏回家,一开始林老师心里是很高兴的,他之前对顾魏的印象就很好,可是想到喜欢医生的人那么多,就开始发愁,晚上躺床上都在叹气:“诱惑太多,校校对付得了一天两天,也扛不住十年二十年啊……”
  
  于是,林老师单刀直入地和顾魏谈心:“你们现在是热恋期,看对方什么都好,时间长了呢?周围诱惑那么多。”
  
  顾魏:“我知道别人看中我的是什么,知道校校看中我的是什么。所以别人,我不会想的。”
  
  林老师明确顾魏坐怀不乱之后,就开始和娘亲商量:“哎,要么让他们先处着吧。都这会儿了你再拆,孩子不得伤心坏了。没事,我盯着,顾魏要是出什么问题,我第一个收拾他!”
  
  娘亲:“那校校就要留在x市了。”
  
  林老师又开始发愁:“对啊,这也太远了,我手够不着。”他觉得我离他只要超过半小时车程,都算远。
  
  于是林老师又和我谈心,知道我立场坚定之后,又去和我妈商量:“你说让顾魏调来y市也不好啊。要么我们退休之后去x市吧?”
  
  我妈说:“人生地不熟的,一把年纪了你再去买房子忙装修?”
  
  林老师又开始发愁,愁了一会儿,想开了:“房我买,装修让顾魏盯着。”
  
  后来,顾魏上门的次数多了,和林老师越处越好。林老师越看越欢喜:“小伙子很不错,挺好,挺好。”
  
  再后来,林老师开始操心别的了。
  
  “哎,我刚才看报纸,说现在过劳死的年轻人比例逐年上升。顾魏忙成那样,怎么办啊?”
  
  “哎,顾魏上班那么靠近放射源,对身体不好吧?”
  
  “哎,杂志上说,医生是工作压力最大的十大行业之一。”
  
  “哎,听说校校表哥参加支西项目去贵州了。孩子还那么小就出去,那以后万一校校正生着孩子呢,顾魏出去了怎么办?”
  
  ……
  
  印玺金石大婚那次回来,我把顾魏拖回了自己房间。晚上——
  
  娘亲:“你翻来覆去的干吗?”
  
  林老师:“哎,还没结婚,这两个年轻人,血气方刚的,住一起不好吧?”
  
  娘亲:“孩子心里有数。”
  
  林老师:“那也不行啊,感情上来了,是吧?控制不住的。我要不再去看看?”
  
  娘亲:“你给我老老实实睡觉!”
  
  标准的男主角之家
  
  据医生爷爷说,医生爹当年很矜持,害怕孟浪的追求吓着心爱的姑娘,于是压抑,压抑,压抑了近两年,听说心上人可能要调动工作,迅速出手。
  
  互表心意之后,医生娘很矜持,于是慢慢处着,处了快四年,被两家家长逼婚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顾先生的耐性都是从那儿遗传来的,而且情节都莫名相似……
  
  医生爹抱得美人归后是很不急着生孩子的,想着把医生娘的身体状态调理到最佳。结果家长们急了。顾魏出生后,名字本来应该是按辈分排的,但是看到医生娘被推出产房时虚弱的样子,医生爹决定:“叫顾魏吧,把我们俩的姓和在一块儿。”
  
  榜样在前,顾肖还是个受精卵的时候,名字就给起好了。
  
  在医生父母家,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
  
  医生娘递给医生爹一块干净抹布:“书柜擦擦干净。”医生爹就开始整理书橱、擦书架。
  
  医生娘拍拍医生爹:“你去弄弄花架。”医生爹就放下报纸去露台整理盆栽。
  
  医生娘:“老顾,过来做个鱼。”医生爹就去厨房系上围裙掌勺。
  
  从来没有半句废话,说干就干。
  
  我感慨:“妈太厉害了。”
  
  医生:“我们家教育子女,向来是言传身教。”
  
  父母这个年龄,尤其工作又比较忙的,很多人都找家政来定期保洁,但是医生爹觉得“陌生人老进进出出自己的生活空间不大好”,所以从来都是坚持夫妻俩自己打扫,这点被医生袭承了百分百。
  
  医生娘属于特别温婉的性格,面部表情一直都比较柔和,看不出喜怒,于是头回上门拜访的时候,我心里相当没底:“医生,你妈是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
  
  医生:“她要是和你有肢体接触,就是喜欢你。这是我们家遗传。”
  
  后来我仔细观察,发现只要是不亲近的人靠近,医生娘都会下意识地让开一点,不明显,但真的是没什么身体接触。医生爷爷、医生奶奶、医生爹都是,医生也是。问其原因,答曰:“洁癖。”
  
  工作后,医生一直一个人住公寓,医生娘隔三差五地会给他打电话。我们恋爱后,她经常问到我。
  
  某次。
  
  “校校做什么呢?”
  
  “在洗澡。”
  
  某次。
  
  “校校做什么呢?”
  
  “在床上。”
  
  某次。
  
  “校校做什么呢?”
  
  “在穿衣服。”
  
  某次。
  
  “校校做什么呢?”
  
  “还在睡。”
  
  其实我当时分别在:洗澡,坐在床上擦头发,出门前穿大衣以及午睡。明明很纯良,被他那么一说立刻变得激情四溢。
  
  偏偏医生娘每次都会叮嘱一句:“嗯,你们都要注意身体。”
  
  医生娘喜欢旅游,但是医生爹比较忙。
  
  娘亲也喜欢旅游,但是林老师也很忙。
  
  于是,这两位为了共同的爱好走到了一起。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们两位究竟是怎么搭上线的。2012年的暑假,两个娘突然决定,一起去神农架玩一圈,于是这对性格迥异的组合兴高采烈地出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